修例風波激發大批年輕人上街,除了政治因素,亦與一些長期困擾香港的深層次矛盾有關,包括上車難問題。民建聯昨提出動用《收回土地條例》建公屋,爭取三年上樓的目標,更大灑金錢在報章賣頭版廣告推銷,不少人都關注是否反映特首林鄭月娥亦有同樣想法。據聞民建聯內部正研究具體方案,其中一個重點是提出收地年限,防止發展商繼續囤積土地,能否成事要看特首林鄭月娥的決心。

林鄭月娥過去對動用《收回土地條例》建公屋頗為抗拒,她去年在立法會回應提問時曾指,條例猶如「尚方寶劍」,不能隨意亂用,否則土地擁用人可提出司法覆核,隨時「因快得慢」。不過時移世易,一場修例風波令港府陷入嚴重管治危機。據聞早前林鄭與民建聯會面時,亦不再斬釘截鐵說不或迅速「落閘」。

法律上有商榷之處

目前本港四大地產商手上,擁有約一億平方呎(約一千公頃)的農地,當中恒基佔近一半,達四千五百萬平方呎,是本港擁有最多新界土地之發展商。民主黨議員員尹兆堅指,只要收地規模不少於三百公頃,便可提供六十公頃純粹作房屋用途,興建約七萬個單位,填補未來十年欠缺的單位數目。

民建聯提出積極引用《收回土地條例》,主要是針對優先收回鄰近基建的土地,如港鐵附近的土地,有人更認為可進一步制定「辣招」,逼使發展商盡快釋放農地。據聞民建聯內部正研究引用條例的方案,其中一個建議是提出「年限規限」,例如政府希望收回某塊農地,可給予發展商兩年至三年期限考慮,包括與政府合作發展,若發展商拒絕或無下文,政府就可出動條例收地,目的是防止地產商囤地,待價而沽謀取暴利,「寧願塊地曬太陽曬足二十年,都要吊高嚟賣」。

不過,有商界中人指出,根據《條例》特首命令收回土地時,唯一原因必須為「公共用途」,定義包括衞生情況欠佳的物業、嚴重干擾附近建築物的土地、被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決定為「公共用途」的「任何類別用途」土地,但興建公營房屋是否屬「公共用途」(因只有指定群體獲益),當中又是否沒有其他替代方案,在法律上有商榷之處。他指香港實行資本主義,若為《收回土地條例》加上收地期限,未必說得過去。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大棋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