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夏天,香港竟然成為「暴力之都」。隨着反修例遊行的不斷變質,黑衣勇武派不停製造衝擊立法會、警察總部以至中聯辦的暴力事件,更出現港獨派製造TATP烈性炸藥及汽油彈,以至周日晚上發生駭人的白衣人元朗夜襲黑衣人的武鬥行為。政治暴力不斷升級,究竟香港警察能否維持這個城巿的治安已成為不少巿民的憂慮。特區政府對於如何擺平這個亂局似乎亦是一籌莫展,有高人就直言,香港現時的情況充滿不確定性,面臨的形勢複雜更是無先例可緩,面對示威浪潮,正所謂「老辦法不管用,新辦法不會用,硬辦法不敢用,軟辦法不頂用」,特區政府的執政能力備受考驗。

對於香港因為修例而引發亂局,據悉,中央亦大為震驚,本以為《逃犯條例》修訂只是處理移交逃犯的技術問題,竟會因此掀起如此大的政治風暴。而更令中央關注的,是香港的亂局剛發生在中美大國博弈的關鍵時刻,美國為了遏制中國這個新興力量的成長,以至對中國發展模式的不安,打出台灣牌、香港牌。尤其是看準香港經濟地位對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性,有人就留意到,過去十年,美國在香港的經濟利益比例不斷下降,但政治投放則不斷加強,因此懷疑,即使沒有今次修例事件,如此的政治風暴是否亦不可避免。

盡快回到法治軌道

面對如此亂局,無論香港或內地,都有不少聲音要求中央出手「平亂」,昨天網上就傳出,中央可以用《基本法》第十八條,宣布香港進入緊急狀態,發布全國性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實施。亦有人建議中央改組特區政府甚至撤換特首,以平息示威浪潮。但據悉,中央卻認為在處理亂局問題上不能操之過急,認為要堅守「一國兩制」的原則,以「策略性定力」應對香港危機;面對反政府力量遠遠超越政府及建制力量,都要頂着壓力,令到香港回到法治軌道。

有高人就指出,年輕勇武派以破壞法治的暴力手段進行抗爭,但以泛民主派為代表的精英階層,不斷對這些暴力分子予以包庇,本就是危險做法,此舉只會鼓勵更多暴力行為,最終摧毁香港。內地《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就有類似論調,認為如果香港很多人覺得暴力示威者在幫他們「爭取權利」,繼續不配合特區政府和警方重建秩序,「那就是香港的命了」,直至香港真的亂得金融中心地位不保了,經濟和民生愈來愈差,旁邊的廣東和深圳愈來愈繁榮,「物極必反的規律總是要在香港上演的。」

有與內地官場關係密切的建制中人亦指出,中央目前的目標是要「穩住局面」,在亂局未平靜之前,所有政府改組包括行政會議改組,相信都不會進行。當然,亦有不少建制中人懷疑,林鄭是否真的頂得下去?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大棋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