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二」警民衝突當天,警員曾往醫院拘捕示威者,其中被捕者阿源接受《星島日報》專訪,透露當日被催淚彈擊傷,自行到公立醫院求診,疑因有人詢問駐院警員「催淚彈個『催』字點寫」才令他暴露身分,不久有警員前來將其拘捕,幸警方調查後相信他並無參與違法行為,無條件將其釋放。

今年大學畢業的「九十後」青年阿源,昨戴上太陽眼鏡和口罩接受《星島日報》專訪,表示本月十二日與友人在金鐘參與反修例示威,其間只喊「撤回」等口號,沒有衝擊,但當天約下午三時半,兩人及其他示威者在中信大廈對開龍匯道,遭大批警員圍困,不久其頭部被懷疑催淚彈擊中,既腫且痛,幸未流血,但胃部儼如被焚燒,又感覺暈眩,現場則白煙四起,氣味刺鼻,他們於是隨人群前往太古廣場暫避。

「九十後」大學生終獲釋

由於擔心在附近醫院求醫會有麻煩,阿源表示決定忍痛,和友人乘港鐵往九龍一所公立醫院,當天下午五時許在急症室輪候時,一名駐醫院警崗的警員上前查問其受傷原因,他僅稱撞傷導致,但因擔心腦震盪前來求醫,直至警員轉身行開幾步,他才向一名護士透露,估計自己被催淚彈擊傷,不料有人轉頭詢問警員:「催淚彈個『催』字點寫?」警員聞言望他一眼後離開,令他有不詳預感。

阿源續稱,醫生診視其傷勢之際,他再次解釋受傷經過,及至取藥打算離開之際,他稱反黑組探員突然到場,以涉嫌「暴動」罪名將他和友人一併拘捕,帶返油麻地警署扣查約二十小時,兩人最終在毋須保釋及報到情況下,獲准無條件離去。

一星期後,阿源的傷勢大致瘉合。

記者 林樂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