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欽州靈山縣初中三年級女生小安(化名)今年3月21日失蹤。兩日後,警方在離校幾公里的一片樹林,發現了吊在三米高樹枝上的小安遺體,當地警方經鑑定排除他殺。

小安的母親黃女士表示雖然法醫鑒定排除他殺。但對女兒的死,她依然心存諸多疑問。她不相信那個活潑開朗的女兒,會以這樣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

黃女士表示,她從重慶嫁到廣西欽州靈山縣,現在和丈夫在廣東東莞工作。小女兒小安出生於2006年6月,自幼隨他們在東莞生活。一年多前,小安轉回戶籍所在地讀書,就讀於靈山縣新圩鎮雲洲中學,今年上初三。小安是住讀生,會在周五放學後回家,周日下午再返校。

黃女士稱,3月21日下午1時許,小安還和她用微信視頻聊天,兩人聊了很久。下午2時許,小安像以前一樣乘坐半小時中巴趕往學校。但當晚7時許,小安父親卻接到小安班主任的電話,被告知小安沒有去上自習班。黃女士趕緊聯繫在靈山縣的親戚朋友,但四處不見小安的身影。親戚搜尋無果,選擇報警。

當晚,靈山縣公安局新圩派出所接警後,組織警力向小安家長和班主任了解情況並展開調查。

黃女士指她事後從女兒一個同學那裏得知,女兒曾回宿舍放東西,還去了縣城吃肯德基。她還從警方獲悉,女兒在一家門店買了一把水果刀和一個放大鏡。

閉路電視畫面顯示,當日下午5時許,小安在新圩鎮容家村委候車亭出現過,隨後失蹤。

小安失蹤後,一家人曾多次聯繫她,但電話一直沒有回應。3月22日,小安父親從東莞趕回靈山縣老家。23日上午,黃女士也匆匆趕回。

黃女士再次得知女兒小安的消息,是在3月23日下午。當地警方告知她們,新圩鎮容家村委會的生雞嶺信號塔旁邊發現一具屍體,死者疑似小安,讓家屬前去辨認。小安父親到現場後,發現三米高的樹枝上吊著一女子,女子的面相和地上的書包,讓他不得不接受殘忍的現實:眼前正是自己的女兒小安。警方推測,小安的死亡時間約為在3月21日晚7時至10時之間,經靈山縣公安局刑偵大隊技術法醫鑒定,排除他殺,不構成刑事案件。

但黃女士不相信女兒會自殺。在她眼中,小安就是她的驕傲。黃女士說,小安性格開朗,和家人同學關係都不錯。失蹤前兩天,她們還視頻聊天,看不出小安有自殺傾向;她愛打籃球,很有活力;學習成績更是從不讓她操心,雖然是轉學生,但小安很快就適應了新學校,成績還名列前茅。

黃女士說,女兒很會玩手機,還能通過手機賺錢。她有時周末幫人刷單,一天能賺幾百元。她從女兒和朋友的聊天記錄看到,女兒出事前,手頭還有大約幾千元。

小安的班主任說,3月21日晚7時許,她發現小安沒有去上晚自習,就給她家長打電話詢問情況。在事後調查了解中,她得知有同學曾和她一起搭中巴來學校。但班主任說,小安出事的地方離學校有幾公里遠。她查過小安的校園卡記錄,她當天並沒有進出學校。

黃女士和家人們心中存有很多疑問,黃女士說,吊著小安的繩子很短,長約60厘米,是小安自己買的拍立得相機的掛繩。小安被吊在離地高約三米的樹枝上,她身高1.65米左右,就算站在地上的磚塊上,也很難夠到繩子。黃女士很難相信,如果小安是自殺,她是以甚麼方式完成的。且小安的脖頸處沒有抓痕,感覺死得很平靜。

此外,黃女士又質疑,派出所民警把小安手機交給她們後,發現手機裡的支付寶和淘寶等軟件被刪除了,微信裏小安和不少人的聊天記錄被刪除了。「和我的聊天記錄也刪了。」黃女士說。

黃女士稱,她心中還有很多疑問,但沒有人能為她解答。她不相信女兒是自殺而死,她想找到女兒的死因,再將女兒火化。目前,黃女士已向當地有關部門提交申請,希望當地公安部門能立案偵查此事,由當地檢察院監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