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約19小時月面工作,中國月球探測器嫦娥五號,完成自動鑽取採集和封裝月球土壤樣本,是相隔40年再有國家在月球採樣。

嫦娥五號已按預定形式將0.5公斤樣本封裝保存在上升器攜帶的貯存裝置中。採樣和封裝過程中,科技人員在地面實驗室根據探測器傳回數據,仿真採樣區地理模型並全程模擬採樣,為採樣決策和各環節操作提供了重要依據。著陸器配置的月壤結構探測儀等有效載荷正常工作,按計劃開展科學探測,並給予採樣信息支持。

自動採樣是嫦娥五號任務的核心關鍵環節之一,探測器經受住超過100攝氏度的月面高溫考驗,克服了測控、光照、電源等方面的條件約束,依托全新研製的地外天體樣品採集機構,通過機械臂表取和鑽具鑽取兩種方式分別採集月球樣本,實現了多點、多樣化自動採樣。其中,鑽具鑽取了月面下的月壤樣本,機械臂則在末端採樣器支持下,在月表開展多種採樣。為確保月球樣本在返回地球過程中,保持真空密閉以及不受外界環境影響,探測器在月面對樣本進行了密封封裝。

嫦娥五號探測器配置了降落相機、全景相機、月壤結構探測儀、月球礦物光譜分析儀等多種有效載荷,能夠在月表形貌及礦物組分探測與研究、月球淺層結構探測等科學探測任務中發揮重要作用。探測器鑽取採樣前,月壤結構探測儀對採樣區地下月壤結構進行了分析判斷,為採樣提供了數據參考。

專家將會研究月球土壤樣本的物理特性、化學成份、礦物組成、岩石構成以及同位素組成特點等。今次嫦娥五號著陸的月球正面風暴洋呂姆克山脈以北一帶,以往美國和前蘇聯的探測計劃均未到訪過。有內地專家指出嫦娥五號著陸區火山熔岩較為年輕,可能最近10億至20億年前才形成,如果採回的樣本能證實這段時間月球仍在活動,將改寫人類對月球的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