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非洲豬瘟疫情影響,內地豬肉價格暴漲,全國打響「豬肉保衞戰」。「炒豬團」不顧政府禁令跨省收豬、販豬、炒豬。買通監管人員、偽造手續證明、散播疫情謠言等「無底線」花招頻出,甚至用無人機在生豬養殖區投放非洲豬瘟病毒,只為了「壓價收豬」。有業內人士透露,「炒豬團」一天能從生豬價格較低地區調出4000頭生豬,並豪言「有多少豬,都可以吃下」。炒豬削減了宏觀調控作用,統計局周二(10日)公佈的數據顯示,與去年同期相比,11月食品價格總體上漲了近兩成,主要原因是飆升了一點一倍的豬肉價格。

新華社旗下「半月談」微信公眾號今揭露,「炒豬團」常用散播疫情謠言、低價收購生豬等手段暴利炒豬。他們向養殖場和養殖戶的豬群旁丟棄死豬,或是投放非洲豬瘟病毒的餌料,製造並發布疫情消息,大幅壓低價格買豬,藉此炒價。

報道引述一名養殖企業負責人說,「集團分​​公司曾發現有無人機在生豬養殖區投放不明物品,檢疫後發現該物品含有非洲豬瘟病毒」。另有一些村民表示,「炒豬團」經常散佈當地暴發非洲豬瘟的謠言,部分人被謠言誆騙,於是忍痛出售生豬。

部分省份已要求生豬暫停調運出省,惟省際間私下交易生豬禁而不絕。一名業內人士透露,其所在地生豬價格優勢凸顯,「炒豬團」一天最多從當地調出逾4000頭生豬,每車運送100頭的話能獲利10萬餘元。「炒豬團」放出豪言,「你有多少豬,我們都可以吃下」。

針對偷運生豬行為,各地加大聯合查緝的力度。然而,不法商人在調運手續、檢疫證明等方面「大做手腳」,甚至買通緝查人員。今年3月,湖北省公安縣官方獸醫李某為一批生豬違規出具動物檢疫合格證明,給饒某將生豬銷售到利川市提供便利條件,導致利川市某養殖戶豬群發生非洲豬瘟疫情。

8月起,內地多省市紛紛出台大規模調控需求措施,但炒豬獲利空間很大,削減了宏觀調控作用。業內人士認為,可推進生豬生產行業的結構性改革,加快生豬行業轉型升級,以壓縮炒豬獲利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