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多爾此前為遊騎兵效力。資料圖片
奧多爾此前為遊騎兵效力。資料圖片

德克薩斯遊騎兵於近日與揚基完成一筆交易,球隊長期以來的標誌二壘手魯格內德.奧多爾被送往揚基,由於揚基付出了兩位新秀,所以奧多爾的薪水將全部由遊騎兵負擔。

奧多爾的合同堪稱MLB近些年來最垃圾的合同之一了,2017年,遊騎兵和當時還有四年控制權的他續下了一份六年4950萬美元的合約,並附有2023年1350萬美元的球隊選項。續約之前兩個賽季,奧多爾有近.500的長打率,這對於一位二壘手來說,十分出色,但是續約之後的第一年,奧多爾就開始急轉直下,打擊三圍只有.204/.252/.397,雖然本壘打還是有30支,但是除此之外,他別無他用。

其實奧多爾最噁心球隊的是他的跑壘選擇,七年間,他完成了62次盜壘,但是同時居然被抓了49次。有三個賽季被抓次數比成功次數多,另有一個賽季12次盜壘同時也被抓了12次。他盜本壘的畫面固然激動人心,且給他贏得了大量的擁躉,但是太多次的盜壘失敗對球隊的傷害也屬實是大。

拳打何塞.保蒂斯塔是奧多爾最能夠被球迷們記住的瞬間,他也因此被中國球迷們戲稱為「拳王」。不過如果一位球員的經典瞬間居然是場外的某個時刻,那他也屬實比較失敗。奧多爾生涯的打擊三圍是.237/.289/.439,其實對於一位二壘手來說還是能接受的,不過他的表現極其不穩定,並且在3434個打擊中吞下了799次三振,同時保送只有139次,這體現了他選球方面的不足,或許能力和態度都有問題。

揚基送出的兩位新秀——約什.斯陶爾斯和安東尼奧.卡貝約都不是隊內的Top級別,雖然肯定是可惜,但是他們兩個加起來可以給揚基省下2700萬美元和肉眼不可見的超帽罰款,這也是值得的。

對於揚基來說,他們的打線中有太多的右打,奧多爾能很好的補充揚基左打不足的問題,同時,揚基主帥阿隆.布恩也對他的天賦表示了認可。為了給奧多爾騰空間,揚基將小將邁克爾.金送到了訓練基地,他在5日的比賽中後援登場,投了6.0局沒有失分。揚基對球員的儀容儀表有要求,身穿條紋衫之後的球員將不被允許留鬍子。剃掉標誌性鬍子後的奧多爾會以甚麼樣的造型示人呢?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