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到美巡賽的夏威夷兩周賽事時,天堂並不總是平靜。自1999年開始,美巡賽都在太平洋之中的兩座島上舉辦兩站比賽開啟新的一年。在這裏,棕櫚樹搖曳生姿,座頭鯨呼吸噴水,熱帶的空氣適合比賽。然而也很少不出點甚麼亂子。
最近的一樁亂子涉及賈斯汀.湯瑪斯。今年之前,他對美國的第50州,除了開心,沒有別的記憶。他兩次贏得哨兵冠軍賽。2017年,他在索尼公開賽上打出59桿,最終創下美巡賽72洞最低桿數紀錄253桿,領先7桿取得勝利。
可是上個星期卡帕魯瓦第三輪,他在第四洞錯過了一個5英尺的保帕推桿。對自己的表現相當冒火,他壓低聲音說了一句歧視同性戀的髒話,結果被果嶺上的一個麥克風收錄了進去。賈斯汀.湯瑪斯表達了歉意,承擔起了責任,沒有為自己找藉口。17日,他再次表示歉意。
六天之後,拉夫.勞倫發布公告,結束了與賈斯汀.湯瑪斯的服裝贊助協議,要知道他們的合作始於賈斯汀.湯瑪斯打上巡迴賽的時候。「一方面,我們瞭解到他表達了歉意,意識到自己話語的嚴重性,另外一方面,他是接受了報酬的品牌大使,其行動與我們一直維護的包容性文化產生了衝突,」 拉夫-勞倫公司發布的一份聲明說。
其他球員遭遇的災難,形式各不相同。傑夫.奧格維2011年以卡帕魯瓦雙重衛冕冠軍身分來到夏威夷。他計劃衝浪,可是卻發現並沒有甚麼大浪。因此他選擇游泳,結果他踩在巖石上滑倒了,這個時候他努力將自己撐起來,不想右手碰到一片珊瑚,導致他右手食指被拉開了一條大口子。他為此縫了12針,不得不放棄夏威夷揮桿賽。他有一個月時間沒有參賽,直到鳳凰城公開賽才歸來。連續三年每個賽季都有兩場勝利,他卻一直等到2014年才再次取勝。
盧卡斯.格羅烏爾來到夏威夷之後,與以往一樣,玩起了槳板。他跌倒了,很顯然,這不是第一次發生這種事。只不過2012年,他的腳撞到了槳板的一側,導致的身體朝一個方向倒,而右膝蓋朝著另外一個方向倒,最終他的膝蓋韌帶被扭壞了。整個星期,他都給自己冰敷,希望可以參賽,可是他一直等到佛羅里達揮桿賽才能上場。自此之後,格羅烏爾再也沒有回去參加過卡帕魯瓦的賽事。
2018年索尼公開賽的星期六早上不能更刺耳了。每部手機上都出現了推送警報,上邊用英文大寫字母寫道:「夏威夷境內面臨彈道導彈威脅。請立即尋找避難所。這不是演習。」
這的確不是演習,只是一個錯誤。38分鐘之後另外一次推送警報顯示——這一次沒有大寫——之前的警報是假的。一些人肯定嚇壞了。約翰.皮特森發出一條推特,表示他在浴缸之中,而家人躲在床墊之下。「我甚至不知道面對導彈該怎麼做,」 湯姆.霍吉說,結果他決定繼續看德克薩斯基督教大學與奧克拉荷馬大學的籃球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