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羅經常受到曼寧家族的指導鼓勵,圖為他在賽後離場。美聯社
伯羅經常受到曼寧家族的指導鼓勵,圖為他在賽後離場。美聯社

阿奇.曼寧,這位71歲的前NFL四分衛每周都會給NFL和大學的年輕四分衛發短信。短信的內容有時是比賽的短評,不過更多的,是對這些四分衛的鼓勵。而這些四分衛中,竟也包括猛虎的新科狀元秀四分衛喬.伯羅。

「阿奇每周都給我發短信,這不僅對我來說意義重大,對我的家人也很重要。」伯羅日前在新聞發布會上說道。

曼寧家族和伯羅家族的關係早在伯羅2019年在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贏得海斯曼獎之前就開始了,因為每年曼寧傳球學院都會聘請大學四分衛擔任他們的訓練營顧問,為近1200名孩子面授機宜。2019年6月份,老曼寧和伯羅在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舉行的一場7V7的比賽中相見,老曼寧的孫子阿徹.曼寧是2023級的頂尖四分衛之一,那次伯羅與老曼寧聊了很久。隨後老曼寧邀請伯羅一家人來參加2019年的夏令營。

和老曼寧一樣,伯羅的父親吉米也來自於密西西比州,而在轉學之前,他也短暫就讀于密西西比大學;這讓兩家的關係更加熟絡,在2019年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客場作戰時,伯羅一家被曼寧家族邀請到了後者家中做客。「他們都是偉大的人,」伯羅的父親談到曼寧一家人時說道,「當他們對喬特別感興趣時,我們就有很多共同話題可以聊。」

對伯羅來說,能夠被佩頓和伊萊兩位聯盟頂尖的四分衛傳授經驗是多麼寶貴,要知道這二位一共在聯盟打拼了33個賽季,出戰了502場常規賽,4次拿到超級碗冠軍。毫無疑問,伯羅在大學的表現非常出色,海斯曼獎+全國冠軍讓他一時風頭無兩;但進入NFL之後,他面對了很多狀元四分衛都要面臨的問題——如何改造一支爛隊。

老曼寧自然知曉這位年輕人的困境,因為大曼寧1998年剛到小馬時就面臨這樣的情況。那一年大曼寧經常與他的父親聊天,在一次談話中,大曼寧抱怨道「爸爸,我們隊沒人跑出空間。」老曼寧很清楚兒子的感受,他回答道,「這就是大學與職業的區別,他們給你跑出空間了,只不過那些空間都是轉瞬即逝的。」

在4月份被猛虎選中之前,伯羅也給大曼寧打了電話,詢問如何帶領一支前一年聯盟倒數第一球隊。大曼寧對於這樣的經歷再清楚不過,他在小馬的新秀賽季球隊戰績依然只有3勝13負,他在那年送了28次抄截,到現在這還是新秀送抄截的歷史紀錄。

「我告訴他這是一個長期過程,不會一蹴而就。」佩頓當時在接受採訪時說,「我新秀賽季輸掉的比賽比我整個高中和大學生涯加在一起輸掉的比賽都多,你必須完成這個心裏建設。」

除了大曼寧之外,伯羅每周還會給前公羊與紅雀的名人堂四分衛科特.華納發短信請教。「那些偉大的人想要幫助你,如果你不好好把握這些珍貴經驗,那就太愚蠢了。」伯羅說道。

儘管猛虎前5周只贏了一場球,但伯羅在進攻端的能力已經得到展現,他成為了歷史上第一位連續3場傳球碼數超過300碼的新秀四分衛。

「我認為他會成為一名偉大的四分衛,」老曼寧說,「能夠圍繞像他這樣的人去建設球隊,是辛辛那提猛虎的幸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