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倫特.伯恩斯這「露齒」的笑容已經成為了聖何塞鯊魚隊的標誌。
布倫特.伯恩斯這「露齒」的笑容已經成為了聖何塞鯊魚隊的標誌。

對於里維拉來說,這名來自波多黎各的牙醫直到自己去康涅狄格大學就讀前,都沒有看過哪怕是一場冰球比賽。在開始從醫三個月後,他從一名合作夥伴的口中得到消息,並讓他前去球隊幫忙。在前往球隊之前,里維拉還專門用谷歌搜索了坦帕和閃電兩個詞。在作出了許多毫無意義且十分滑稽的猜測之後,他明白了他即將要接手的,是坦帕這座城市的NHL球隊的牙醫工作。
17年來,里維拉積極地應對他見到的許多血腥場面,以及嚴重的牙齒傷害病例。在這個冰球、球棍、以及拳頭橫飛的競技場當中,球員並沒有選擇更好地保護自己,因此,牙齒受傷以及接受牙醫的治療成為了冰球選手的日常生活的必備部分。
職業冰球賽場當中的暴力場面此起彼伏,而球員們的牙齒也成為了這些事件當中最容易受害的部位。這使得NHL球隊當中的牙醫成為了體育世界當中的無名英雄,每一支NHL球隊都會僱傭一名全職牙醫,他們在比賽當中坐在球員替補席後的幾排,並且隨時準備好了鉗子,針線,以及其他緊急治療必備的工具。
高強度的對抗與衝撞使得職業冰球運動員很難保護自己的牙齒。即使是類似於西德尼.克羅斯比這樣的頂尖明星級別的球員,牙齒也受到過損傷。在2013年,克羅斯比被隊友的射門誤傷,造成10顆牙齒損壞。在同一個賽季中,效力於紐約遊騎兵隊的萊恩.卡拉罕在一次衝撞中臉部受傷。在隨後牙醫的檢查中,卡拉罕的臉頰上留下了一個深達三英尺的洞。對於牙醫肯尼斯.奧奇來說,在進行手術的過程中,他還需要防止自己不會因為場面過於血腥而嘔吐。
在過去的冰球比賽前,球員們往往會在一個咖啡杯上寫上自己的號碼,並且將他們的假牙放在杯子當中,隨後出場比賽。在上個世紀60到70年代,多數冰球頂級球員成了沒有牙齒的勇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