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明顯,他不再是2000版的老虎.活士了,他對抗的選手也不是19年前的那一批人,可是並不代表81個美巡賽冠軍得主不能第二次在圓石灘贏得美國公開賽。
19年前,活士在加利福尼亞這座濱海的大師級傑作上摧毀了整個陣容,領先15桿取得勝利。他是整場賽事唯一打到標準桿之下的選手……交出低於標準桿12桿。那是一種老式的征服球場和參賽者的方法。
回到當時,那是力量為主,智力為輔。現在智力處於了第一位,而力量,儘管腰部動了融合手術,仍舊是存在的。活士相信科技的進步允許他日漸衰老的身體仍舊可以打到2000年他在圓石灘打到的地點。當然,這一次的區別在於別的參賽選手也能打到那些地方。
「你怎樣與這些2000年之後出生的孩子對抗呢?」活士問到,「他們都是在我贏得比賽之後出生的。」
活士這樣說肯定是誇張,因為156人陣容之中,只有邁克爾.索伯瓊恩森(Michael Thorbjornsen)屬於那樣一個類別。17歲業餘選手來自麻塞諸塞州韋爾茲利(Wellesley),第一次參加美國公開賽,肯定算不上奪冠熱門。不過活士這樣說只是想表達他的身體不再一樣。
「並不是2000年同一副身軀。我想沒有人擁有19年以前一樣的身軀,」活士說,「高爾夫球比2000年飛去更遠的地方,我比2000年更慢了。我猜想你可以說是蘋果對橘子的關係。可是我處於同樣的距離。因此高爾夫球場打起來對我而言並沒有太大區別。
「關鍵還是將球放在正確的位置上。2000年,我打偏的時候也在正確的位置……你瞧一瞧我的所有角度。我並沒有上所有果嶺。我並沒有上所有球道,可我總是擁有正確的角度。那給了我最好機會一切一推。我推入了各種推桿。希望在果嶺上我擁有那樣的星期。」
活士已經證明自己在年滿40歲之後仍舊可以取勝。自從他於第四次腰部手術歸來之後,已經贏得了巡迴錦標賽,當然還有在美國大師賽上實現第15場大滿貫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