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三大互聯網巨頭體量相仿,都是人工智能領域的領軍者,但卻有著各自的強勢領域。谷歌在網絡搜索和移動平台領域佔據著絕對優勢,但在雲計算和企業市場,他們與亞馬遜及微軟存在著巨大的差距。

去年第四季度,谷歌首次在財報中公布了雲計算業務的營收。2019年全年谷歌雲實現了89億美元營收。相比之下,亞馬遜AWS一個季度的營收就有99.5億美元。微軟不公布Azure具體營收。微軟的「智慧雲」部門不僅包括雲服務業務,還包括了服務器產品。

但按照Canalys的雲服務市場統計,去年第四季度亞馬遜AWS的市場份額在32.4%,微軟Azure約為17.6%,谷歌為6%,阿里為5.4%。雖然谷歌的增長速度是亞馬遜的兩倍,但營收目前只有AWS的18%。

在大企業的雲計算市場,谷歌與微軟及亞馬遜的競爭力也不在一個級別上。按照綠色和平組織的報告,微軟是石油公司主要使用的雲服務提供商,他們的人工智能技術被用在了石油開採的各個階段,而亞馬遜的雲服務合作主要專注於原油運輸、渠道和存儲領域。他們的人工智能幫助石油公司提升了開採葉岩氣開採能力,尤其是在德州和新墨西哥州。在這個領域,谷歌本來就是一個份額很小的提供商。

此次事件,或許更為重要的是,如果亞馬遜和微軟這次面對抗議就主動放棄市場,那麼未來還有更多不符合激進左派價值觀的行業客戶,難道都要一一放棄?而且,亞馬遜和微軟連爭議巨大的美國軍方客戶都不會放棄,更何況是石油行業呢?

這種局面在兩年前也發生過。2018年谷歌在員工的抗議下,主動放棄了美國國防部的雲服務專案Project Maven。谷歌為美國軍方的無人機提供基於雲服務的機器學習演算法技術,用於目標識別,並在2017年美國軍方打擊IS的作戰中得到了運用。

除了宣布放棄這個軍隊機密項目,谷歌還以不符合自己人工智能價值觀原則為理由,主動退出了美國五角大樓價值100億美元的聯合企業防禦基礎設施項目競標。

雖然最初還有IBM和甲骨文投標,但這個項目的最後競標方毫無疑問還是亞馬遜和微軟。最後,心有不甘的亞馬遜對聯邦政府提起訴訟,認為總統特朗普對貝佐斯的打擊報復態度影響到了政府競標的公正性。目前這起訴訟還在進行中,項目被臨時叫停。吞下百億美元大單的微軟當然很不滿,指責亞馬遜是輸不起怪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