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綺華認為,若公司與長綫基金保持溝通,預早解釋報表含糊之處,沽空機構的威力將大大降低。
陳綺華認為,若公司與長綫基金保持溝通,預早解釋報表含糊之處,沽空機構的威力將大大降低。

  (星島日報報道)近期沽空機構頻頻出手,部分遭狙擊的上市公司,股價應聲大挫。不過,香港投資者關係協會(HKIRA)創會主席陳綺華,接受本報專訪時指出,不少沽空機構都是從上市公司財務報表當中,找出不清晰的地方來借題發揮。假若公司與長線基金保持溝通,預早解釋財務報表含糊之處,則沽空機構的威力將大大降低。

  陳綺華指出,公司財務報表都是按既定的格式撰寫,有時難免有不清晰的地方。投資者關係人員需要及早準備,向投資者解釋,增加透明度。雖然很多沽空機構在撰寫報告之前,都不會和目標公司聯絡,只是「閉門造車」找出狙擊理由,但她認為,這並不代表投資者關係人員無用武之地。如果公司和長線基金關係良好,經常有密切接觸,即使有沽空報告面世,也不會急着沽貨,而是向公司管理層了解,狙擊的威力便會大減。

  陳綺華續稱,近期遭狙擊的公司,已不限於細價股,一些規模較大的公司亦同樣面對沽空機構的威脅。不過,這些公司投資者關係部門人手較多,沽空機構不易嘗到甜頭。就以安踏體育(2020) 為例,遭狙擊之後股價很快回穩,其後反覆向上,沽空機構反而遭挾倉。

  相對於沽空機構來勢洶洶,有些對沖基金卻可能是友非敵。陳綺華解釋,對沖基金可以持長倉或短倉,不一定會沽空公司股份。有些投資者關係人員只是和傳統的長線基金聯絡,但協會卻鼓勵會員多和對沖基金溝通,並見到有對沖基金由沽空轉為持貨的成功例子。

  另一類機構投資者,則是要求上市公司增加派息、或者放棄一些爭議交易的維權股東。這類維權股東通常會聯同其他投資者,通過召開股東特別大會等方式,向大股東以及公司管理層施壓。陳綺華表示,假如公司面對維權股東的挑戰,投資者關係人員的角色,便是從中斡旋,向維權股東解釋董事局作出相關決定的原因。她說一般來說,大部分爭議都可以私下解決,兩批股東公開決裂的情況並不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