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中國業務量同比增長,圖為通過網絡尋找租屋。資料圖片
Airbnb中國業務量同比增長,圖為通過網絡尋找租屋。資料圖片

在4月中旬宣布Airbnb(中譯愛彼迎)一季度中國業務量同比增長近3倍的資訊後,7月初,愛彼迎再次對外宣布了今年上半年中國業務同比增長近三倍的資訊。
在正式入華的四年裏,Airbnb從來沒有像另一個共享經濟巨頭Uber一樣吸引外界的注意,這與其保守謹慎的入華策略息息相關。同時,入華策略的持續修正,以及在華團隊的變動和動盪,都干擾了短租巨頭在中國建立影響力的過程。
去年年中,空閒了近一年的愛彼迎中國區負責人的位置終於有了新人選,作為曾經創辦了麵包旅行的創業者,中國區總裁彭韜的上任被外界寄予了很多期待,彭韜選擇用業務增長速度來證明自己的能力。
與資料相比,更加值得關注的是增長背後,Airbnb中國發展策略及團隊的變化,面對複雜的中國市場,這家試圖分享龐大中國市場蛋糕的全球短租巨頭,成為了另一個值得關注的對象。
儘管歷史經驗表明,中國市場是塊難啃的骨頭,但與龐大市場蘊藏的機會而言,風險似乎可以承受。騰訊新聞稱,關於中國市場的重要程度,Airbnb經歷了一個了解的過程。
2011年開始在上海運營Airbnb的李昂,是國內最早批的Airbnb房東,他曾自費參與了在洛杉磯和巴黎舉行的兩屆Airbnb全球房東大會,是Airbnb平台及相應文化的忠實擁躉,也見證了Airbnb在中國發展的過程。如今,他依然清楚記得,來自新加坡Airbnb亞洲總部的員工聯繫他並來到上海參觀房源的情景。
現實很快驅使Airbnb做出決定,2015年8月,Airbnb宣布正式入華,開始了其漫長的本土化進程。
Airbnb宣布正式進入中國市場的時間,恰逢Uber中國與滴滴激戰正酣,那場被柳青稱為「史詩般對決」的商戰,向市場和公眾展示了共享經濟蘊藏的能量,正因如此,作為另一大共享經濟鼻祖,Airbnb入華的一舉一動也備受關注。與Uber快速落地的做法不同,Airbnb的策略趨向保守,然而謹小慎微的行事依然無法避免其入華之路一波三折。
入華的第一階段,Airbnb的重點是擴大其在中國出境遊用戶中的知名度,換言之,拓展本土房源、開拓本土市場並非中心。制定這一策略與彼時國內短租市場的現狀相關:社會信用體系匱乏、房源量少質差、監管並不明朗。
2016年9月,Airbnb開始擴充中國區團隊;2017年3月,在正式入華後舉行的第一場媒體發布會上,Airbnb宣布了它的中文名愛彼迎,並向外界介紹了一位中國面孔——技術副總裁葛宏。上任當月,葛宏便帶領團隊推出了為中國市場定制的故事功能,然而通過產品驅動本土化的設想在人事上遭遇挫折,上任四個月後,葛宏便從Airbnb離職,甚至一度牽扯出更多關於私人生活的爭端。
一系列改變發生的同時,來自本土的中國區負責人始終空缺,直到去年7月,愛彼迎宣布原麵包旅行創始人彭韜出任愛彼迎中國總裁。由於此前的種種波折,彭韜的上任被外界寄予了更大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