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首席執行官科斯羅薩西將Uber Eats的大部分工作留給了傑森.德羅傑斯。自2014年Uber Eats成立以來,德羅傑斯一直在負責運營該送餐服務。
從配送服務中賺錢並不容易。誠然,Uber Eats獲得了很多餐廳訂單,而且收取送貨費,通常在2美元至8美元之間。但Uber必須支付騎手取餐和送貨的費用,另外還要做廣告推銷這項服務。平均而言,Uber在訂單中收取的提成比例低於打車業務。餐廳充其量是半自願的合作夥伴,他們承受不起30%的提成。而且,由於Uber還不願讓你與付費客戶分擔送餐費,因此它可以利用的網絡效率較少。
它最大的競爭對手、已公開上市的Grubhub已經證明,你可以在這項業務中獲利。2014年3月,卡蘭尼克招募了德羅傑斯來負責領導所謂的Uber Everything。他的任務是:找到一個能像打車服務一樣大的業務。德羅傑斯試著配送從尿布和除臭劑到雛菊和乾洗衣物的所有東西。結果,甚麼都沒起作用——除了美食。在經歷了一些特別的嘗試後,在內部,該團隊悄悄地開始了Agora專案(希臘語中是市場的意思),準備推出Uber Eats。2015年,他們選擇在多倫多推出Uber Eats。之所以選擇這個城市,是因為這裏的競爭比紐約這樣的城市更小。然後,他們又擴展到了邁阿密、休士頓和華盛頓的塔科馬等二級城市。
幾個市場在2017年實現了盈利,這證明了這一業務是可行的,至少在某些地方是可行的。但就在Uber Eats受到追捧時,Uber被曝光存在性騷擾、性別歧視和不道德的商業行為。Uber的管理團隊徹底崩潰。最終,卡蘭尼克被趕下台,其他團體,如自動駕駛汽車,失去了他們的部門主管。
但德羅傑斯和他的近2000人的團隊基本安然無恙。他承認這是「艱難的一年」,但他告訴他的團隊保持低調和執行力。
最令Uber高管感到興奮的是,許多Eats用戶甚至不使用叫車服務:去年,每10個使用Eats的人中就有4個從未使用Uber打車服務。這讓該公司能夠接觸到新用戶,這些客戶後來可能會被說服嘗試其打車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