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Eats現在已變成了一個十億美元的業務,並成為公司的賺錢來源。資料圖片
Uber Eats現在已變成了一個十億美元的業務,並成為公司的賺錢來源。資料圖片

Uber已成為全球知名的打車服務公司,但是人們卻不知道它還有一個隱秘的金礦。這就是它的送餐應用Uber Eats。現在,Uber Eats已變成了一個十億美元的業務。
早在2008年,打車服務公司Uber就向投資者宣傳其最初的汽車服務應用計劃,但直到後來,他們才聽說送餐服務可能成為該公司的另一個賺錢來源。
根據Uber首席執行官達拉.科斯羅薩西(Dara Khosrowshahi)的預測,Uber今年將在全球範圍內運送價值約100億美元的美食,高於去年估計的60億美元。騰訊科技消息稱,Uber從中收取30%的提成和送貨費,然後支付騎手薪資,這表明Uber Eats今年至少可以創造10億美元的營收,估計佔Uber總營收的7%至10%。
這意味著,Uber Eats已經是全球最大的外賣服務之一,在美國排名第二,僅次於競爭對手Grubhub(2018年營收估計為10億美元),並領先於Caviar、PostMates和DoorDash等競爭對手。
Uber當然可以使用這種額外的收入來源。這家總部位於三藩市的虧蝕公司在2018年8月最後一次融資時獲得的估值約為760億美元。銀行家們希望,定於今年晚些時候進行的IPO能夠將這一數字提高到1200億美元。
但問題是,Uber的核心叫車業務不可能值那麼多錢。其增長速度已顯示出放緩的跡象,而在國際上,該叫車服務一直舉步維艱。
現在,隨著Uber準備告訴投資者為甚麼他們應該購買其股票,而不是競爭對手Lyft的股票,Uber Eats似乎成了該公司一個與眾不同的亮點。
2017年8月接任首席執行官的科斯羅薩西表示:「當我第一次加入Uber時,我認為Uber與叫車服務的聯繫要密切得多,Uber Eats只是一項有趣的業餘工作。自那以後,Uber Eats迅速發展成為一個真正具有意義的業務。」
Eats正在逼近美國市場的領頭羊Grubhub。韋德布殊證券公司的分析師亞加爾.阿魯尼安說,2016年,Grubhub公司控制了超過一半的市場。2018年,該公司的市場份額降至34%,而Eats的市場份額從3%升至24%。
「他們擴張的速度讓每個人都感到驚訝。」阿魯尼安說。
但是,幫助Eats發展的順風——比如現在一代年輕人在飢餓時首先會使用手機——也推動了競爭對手的發展。
2018年,DoorDash籌集了約10億美元的風險投資,並將其估值推高了近兩倍,達到40億美元。
為了削減成本,Uber Eats會批量處理訂單,這樣司機就可以一次取到多份外賣。但是,科斯羅薩西在向Uber乘客推薦泰式炒河粉時也設立了相應的原則:「我們不想僅僅因為這可能對我們的打車業務有好處,就讓乘客的乘車體驗受到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