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在國安法通過後的七月一日遊行,仍有部分參與者包圍警總及做出堵路等破壞行為。
去年在國安法通過後的七月一日遊行,仍有部分參與者包圍警總及做出堵路等破壞行為。

  (星島日報報道)民陣在二○○二年成立,由二○○三年首次申辦由維園出發的七一遊行反《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稱成功號召五十萬人上街,直到一九年反修例,七一遊行成為民陣重頭戲。到去年新冠疫情爆發,民陣申辦七一遊行反《港區國安法》,在限聚令下及「前車之鑑」,警方首次拒批不反對通知書。警方當時曾解釋,民陣反修例期間舉行多次遊行及集會,曾發生暴力事件,有示威者堵路及使用汽油彈等,有人因而受傷;加上集會遊行地點附近有高風險建築物,包括港鐵站、政府總部及警察總部等,由於當時社會氣氛仍然不穩,警方有理由相信參加者很可能會偏離集會地點及遊行路線,作出暴力及破壞行為,決定禁止及反對民陣七一集會及遊行申請。

  當時做副手的現任民陣召集人陳皓桓改以個人身分在去年七月一日發起反《港區國安法》遊行,最終暴力衝突收場。警方當日拘捕數百人,包括出現首宗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的案件。

  直到今年初,新加坡報章《聯合早報》曾引述消息指,港府正調查民陣,如證實民陣曾收取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的資金,民陣或違反《港區國安法》,或被取締。保安局當時未作評論。陳皓桓則否認曾收取任何外國政府或機構資助。其後,不少民陣團體成員陸續退出。

  至於陳皓桓涉前年「十.一」遊行案,上月被判組織未經批准集結等罪名成立,判監十八個月,正在服刑,他同時身負多宗其他控罪。前召集人岑子杰,亦涉民主派初選案被羈押候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