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議員鄺俊宇出庭作供。
前議員鄺俊宇出庭作供。

  (星島日報報道)身穿黃雨衣的反修例示威者梁凌杰,在前年六月十五日於金鐘太古廣場外牆墮樓身亡,昨續死因研訊。前立法會議員鄺俊宇當日曾向在場警員表示欲接觸梁,但遭拒絕。法庭早前透過警方聯絡原本不在證人名單上的鄺出庭作供,鄺昨在庭上表示「最大遺憾係由頭到尾,都唔可以同佢講到一句說話」。鄺指相信自己作為社工及有相關經驗可在場作適當判斷,另形容事故是「好難受嘅事」,鄺在庭外指「(出庭作供)係我最後可以為凌杰做嘅事」。談判專家同意若一名社工在不認識當事人的情況下欲接觸他,考慮到社工未必有危機談判經驗及不了解當事人背景,拒絕讓鄺接觸當事人屬合理決定。

  鄺作供指當日接獲市民求助,「有人可能做傻事,鄺議員你救救佢」,故得知有人在太古廣場危站,於是立即前往現場。他當時並不知道危站者身分,但「邊個都唔重要」,不希望有人失去生命,他另從網絡得知梁危站與政治訴求相關。研訊主任葉志康問鄺過去曾否處理危站個案時,鄺指在其十多年區議員及社工生涯中,曾數次處理街坊危站,均能平安無事。

  他指當時「好緊張,好想即時接觸到佢」,便向一名相熟女警表示「我想過嚟幫手」,女警回應「明白嘅」,但經請示後拒絕鄺。鄺等候數分鐘後覺得,「唔得喎,發揮唔到作用」,遂走到對面馬路,嘗試嗌向梁「冷靜啲」。但因距離較遠,現場有市民指「聽唔到㗎,無反應」,鄺便折返平台。

  有途人及後向鄺表示「好似跳咗落嚟」,鄺目睹有人倒臥在行人路。鄺憶述當時情況時一度感觸,聲音沙啞。鄺續指,「一直唔想回憶呢件事」,當日「以為可以平安,但嗰日做唔到」。他自言社工出身,亦曾有處理危站個案經驗,「幫啲啲都好,好可惜」。鄺續稱,最大遺憾是由始至終跟梁「講唔到一句說話」。葉大狀又問,會否留意梁當時手持危險品?鄺表示不清楚,亦「唔覺得佢會傷害我」。葉再問會否考慮即使與梁對話亦未必能達良性效果?鄺強調「無嘢重要得過救人」,相信自己作為社工及有經驗可作適當判斷,「最大心願係大家都平安」。

  裁判官問鄺,過往處理危站個案時,是否曾有警方或談判專家介入?鄺表示曾與在場警方合作,成功挽回生命。鄺指若有個案認識自己,「人哋知我邊個」,對事件有一定幫助,他過往處理案件均在不需要談判專家的情況下解決。裁判官最後再次感謝鄺在匆忙下出庭作供,有助澄清事情,明白沒有人想事件發生,希望可避免同類事件發生。鄺亦表示感謝法庭邀請他作供,事件對他而言屬「好大傷口」。裁判官續指法庭決定是否傳召證人時會考慮不同因素,有人不願再提及傷痛,有人則可解開心結,並再次感謝鄺作供。

  談判組警司林景昇在警方代表大律師熊健民盤問下同意,若一名社工在不認識當事人情況下欲接觸他,考慮到社工未必有危機談判經驗及不了解當事人背景,拒讓其接觸當事人屬合理決定。

  時任消防總隊目陳志堅則指當日已把氣墊盡量擺近梁,但行人路及馬路間有長欄杆,阻礙擺放氣墊;當時已「做到最盡」,基於安全理由未能安排消防員拆除欄杆。陳強調氣墊屬防衞性工具,最重要盡量游說及把事主拉回安全位置。案件編號:死因研訊 四八一——二○一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