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耀昌指,支聯會五大綱領是對中國的展望,同時是他個人願景。
蔡耀昌指,支聯會五大綱領是對中國的展望,同時是他個人願景。

  (星島日報報道)《國安法》通過後,康文署今年以疫情為由拒絕處理支聯會在維園舉行「六四」集會的申請,意味支聯會連續兩年未能獲得批准在維園舉行六四燭光晚會。支聯會秘書蔡耀昌接受本報專訪時質疑,政府的拒絕不但是因為疫情,亦滲入政治考慮,情況不容樂觀。會方須因應情況作通盤思考,「如果用去年Plan B方法(編者按:即分批硬闖維園),未必行得通。」認為現時政治風險大增,要合法和平有秩序,才能令悼念「六四」在香港延續下去。

  回首支聯會成立三十二年高低起跌,蔡耀昌表示支聯會早在八九年成立之初已被北京批評是顛覆組織;回歸時成員亦曾憂慮九七後還能否繼續進行六四集會。他形容,現時支聯會正面臨成立以來最嚴峻的政治環境。去年警方反對支聯會申辦六四晚會,會方以Plan B方案應對,安排成員分批進入維園,導致事後二十多人被控「未經批准集結」,包括支聯會主席李卓人。「無論我們同意與否,香港法制已經與過去一年很不同。」蔡耀昌指,《國安法》明顯同《基本法》平起平坐,成為香港法律制度內重要組成。支聯會須因應情況發展作通盤思考,坦言「如果用去年Plan B方法,未必行得通。」

  多名民主派身陷囹圄,蔡耀昌歎謂,過去主力參與的核心成員「還柙的還柙、判監的判監,未來還會有。」但支聯會還在運作,「在這個困難時候能否維持下去,不但是支聯會使命的問題,是事關香港民主運動。」他強調,目前要思考如何令悼念「六四」能在香港延續;又指現時政治風險大增,要合法和平有秩序才可以令工作持續、令組織或參與的市民在安全和可承受的情況下走下去。

  他提到,受創會主席司徒華影響,支聯會成立以來一直重視財政運作各方面「要有規有矩」,因為政治挑戰或遲或早會到,所以平日要做好自己。「我們財政公開,有核數,過去多年的工作都強調和平理性合法,相信這些元素會令整個組織可持續。」

  支聯會五大綱領是「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過去一年時有討論「結束一黨專政」有否違反《國安法》。被問到這一口號是否不能放棄?蔡耀昌解釋,五大綱領是對中國的展望,同時是他個人願景,認為如果中國制度不走向更民主開明,即便六四事件能得到公正處理,都難保日後不會再發生。

  他在訪問中多次強調,每個團體都要不時就政治環境、《國安法》作出評估;又指推動平反八九民運是支聯會最核心的信念。他相信,若真的被加控《國安法》,政權會全面地審視支聯會,而非單單看一個口號。「我簡單答你,五大綱領到現在都沒有變。有人會猜度『係咪點都唔會變?或者遲啲可以變?』我沒有這個意思,亦不是我個人可以答這個問題。」

  特首林鄭月娥曾就上述回應,指在尊重憲法的前提下應尊重執政的共產黨。蔡耀昌不認為要求平反六四等同不尊重執政黨。「每個執政黨都清楚知道,無人永遠無做錯。」談到此處,他彎身從背囊中翻出官方出版的《中國共產黨簡史》,即場翻書:「這本今年二月出版,入面對於文革的描述,比起二十年前的說法相對更輕描淡寫,但都不能逃避他們有錯。」

  蔡耀昌不諱言自己常被批評為「大中華膠」,認為港人要理性看待共產黨。他指內地人的生活方式,包括資訊、經濟或就業自由都毫無疑問比以前改善,但不能完全歸功共產黨,「很多發展首先在村落發起,再點線面地推廣出去,不是官方首先搞出來。」

  他說,作為民主派,對現時香港的情況感到痛心,直言北京對香港「下錯藥」,「至少分量一定是過了龍。」他指內地在過去幾十年對資本主義的認識比香港更甚,管治亦非完全沒有章法,但縱然如此內地官員亦應該看到中港在歷史文化上的不同。「可能他們比以前更了解香港人,但總有一些差異是看不到,而且從歷史可以看到,不能夠把事做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