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前主席楊森及職工盟李卓人,昨於區院承認一項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
民主黨前主席楊森及職工盟李卓人,昨於區院承認一項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

  (星島日報報道)楊森認罪後終止律師代表,自行陳詞稱自己「認罪但不認錯,亦不求情」,連環引用多位著名學者的學說。李卓人求情指犯案時間短,無人受傷,自言將竭盡所能維護人民和平遊行表達訴求的權利,願為此理想我已準備付出任何代價。

  楊森終止大律師陳偉彥代表後,陳詞引用政治哲學家John Rawls的正義論,指為抗議《公安條例》違憲限制人權,故公民抗命來爭取公平法例,續指「國安法立法、人大修改本港政制令香港民主進程大倒退,由一國兩制變成一國一制,和平表達意見的遊行示威被禁止」,自言「我係中國人,我都係香港人,熱愛呢個家園,中國對我而言是人民、文化和土地,愛國但不等於愛黨」。楊森最後引法國小說家卡謬的「西西弗斯的神話」作結,指當石頭滾下山,「我會欣然下山,再次從山腳將石頭推上山頂,有如爭取民主法治人權自由一樣,堅持下去,不會放棄。」

  大律師黃宇逸求情指,李卓人畢生為勞工平權,讀出李卓人撰寫的求情信,文中提到「我一九七八年從政爭取勞工權益及民主,為弱勢及受壓逼者發聲。抗爭就是我的人生,我難以想像我的人生沒有抗爭。經過四十三年抗爭,當我看到當權者如何用公權力殘暴對待受傷、入獄以至流亡的港人,見證人權被剝奪,民主正倒退,法官閣下想必能明白我如何的深感沉痛。但即使黑暗已環繞我們,我也會繼續抗爭,為此理想我已準備付出一切代價。

  法官閣下或許你會認為法律就是法律,但我希望法官閣下明白我最重視的是言論自由、集會自由,因為這是無權勢者糾正錯誤的唯一法門。倘若連此都一併剝奪,將會對人民形成制度暴力,此絕非我所願,故我將竭盡所能維護人民和平遊行表達訴求的權利。」李卓人總結「無論面對任何懲罰,我無悔為人民挺身爭取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