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港珠澳大橋的主橋工程,香港一方承擔的費用由原來的九十億多元上升至逾一百○五億元,需要向立法會申請撥款,引起公眾關注。不過,政府認為超支幅度合理,運房局局長陳帆昨稱,主橋工程龐大而複雜,施工技術難度比預期大,建造時間較預期長等因素令成本增加。有關超支費用扣除銀團貸款外,其餘款項是由港珠澳三地政府支付,強調該筆款項亦是港府為大橋主建築工程支付的最後一筆結算。

  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昨日召開會議,討論港珠澳大橋工程預算增加約十五億元。熱血公民立法會議員鄭松泰在會上表示,大橋工程中,約五十七億元人民幣屬銀團貸款,他認為現時大橋的使用量低,憂慮日後若未能還清大橋有關貸款,當局稍後會再向立法會申領撥款。實政圓桌議員田北辰亦質疑:「到底是因為從未沒建造過一條三十公里長的橋,導致失去預算,還是橋加隧這性質,是國家從來沒做過橋加隧這組合,才弄成這樣?」

  陳帆在回應時表示,主橋工程龐大而複雜,工程在外海異常複雜的環境下進行,施工技術難度比預期大,「部分設計及施工方案需要作出相應調整,建造時間亦較預期長,加上人工和材料價格上漲等因素影響,使建設成本在後期有所增加。」

  陳帆強調,這筆超支款項是港府就大橋工程費用的最後一筆結算,日後若再有需要,會透過銀團貸款注資,長遠若一切順利,應可透過營運收入抵銷貸款。他又表示,雖然在疫情下難以預測情況,但認為即使三十年仍未能還清,大橋建築設計可營運逾一百年,往後亦會一直有收入,屆時可再探討有關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