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基本法委員會委員、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弘毅認為,《港區國安法》可以理解為中央為「一國兩制」的繼續實施,而提出的新社會契約,為「一國兩制」下的「一國」原則,以法律方式劃出明確底線,無損港人尊嚴。港大法律學院公法講座教授陳文敏則批評,該法條文定義含糊,部分亦可能違反人權。

  陳弘毅昨於港台節目《香港家書》說,《港區國安法》這新社會契約「要求香港市民履行一種最低的義務,就是不要踰越『一國』的底線」,不要觸犯該法規定的四類罪行,而這些要求不太高、不過分,願意接受這些行為準則的市民,就能夠繼續在香港安居樂業。他形容,《港區國安法》為「一國兩制」下的「一國」原則,以法律方式劃出明確底線,市民日後的言行不再跨越這條底線,便毋須動用法例進行檢控和判刑,社會可回復平靜、經濟能有一線生機,「一國兩制」可重新上路。由於該法例並無追溯力,他相信市民不用擔心因過去的行為或活動會被秋後算帳。

  陳弘毅亦於港大一個法律論壇上提出,《港區國安法》列出罪行部分來自內地《刑法》,部分來自本港原有法律,亦有一些創新規定,在嘗試結合大陸法和普通法方面起了特別的示範作用。他認為,條文中部分顛覆罪的犯罪行為,明顯針對去年反修例事件,例如「嚴重干擾、阻撓、破壞政權機關履行職能」對應去年數萬人包圍立法會,導致議員無法開會,「攻擊、破壞政權機關場所」則對應去年「七一」衝擊立法會。

  陳文敏在論壇上表示,難以理解唱歌、叫口號或展示海報為何可視作分裂國家,認為《港區國安法》條文對罪行定義不清晰。他又質疑相關條文或違反人權,例如「除非法官有充足理由相信被告不會繼續危害國家安全,否則不得保釋」的規定已假定被告有罪,與無罪假定原則不符。同時,法例列明非香港永久居民在香港以外的犯罪都適用該法,即涵蓋幾乎全球範圍,是否意味若美國總統特朗普勾結英國首相約翰遜,採取針對中國和香港的敵對行動,在技術上也可能違法。

  另一基本法委員會委員、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韓大元說,保護管轄是世界所有主權國家的通例,舉例指德國刑法也管轄外國人在國外的叛國行為。他表示,實施《港區國安法》的最大挑戰是如何平衡人權和國家安全,又指不要盲目樂觀認為立法後可解決香港所有問題,但也不能悲觀認為會令香港法治面對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