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竹坑「STUDIO 9」百人派對,群組確診人數增至五人。
黃竹坑「STUDIO 9」百人派對,群組確診人數增至五人。
派對聚會地點店門緊閉,未知是否還有營業。
派對聚會地點店門緊閉,未知是否還有營業。

  (星島日報報道)黃竹坑「STUDIO 9」涉逾百人的白色情人節私人派對,再多一人確診,其為四十九歲男士沒有任何病徵,至今群組增至五人確診,但衛生防護中心仍未能掌握參與者資料。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表示,現時仍在計算出席人數,暫未掌握多少人已到醫院檢查。專家擔心,參與派對的百多人或成社區計時炸彈,在社區上通過二代甚至三代傳播,形成隱形傳播鏈。

  近日多個大型本地群組爆發,繼有涉及八十多人的愉景灣婚宴後,再有涉及百多人的黃竹坑白色情人節私人派對。兩個大型群組同於本月十四日進行,至今已距離十一日。對於黃竹坑派對群組,張竹君表示,得知地點屬公開地方,沒有桌子或房間,相信參與派對的人士有在場聊天及「飲嘢」等。至於衞生署是否已成功追蹤所有出席派對的人士,她僅指,有部分去過派對的人士有自行到醫院接受檢查,但暫時無掌握多少人已到醫院檢查,希望主辦單位可以主動協助通傳消息,也呼籲出席過派對的人士要主動求醫。

  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醫生林緯遜認為,當日出席人士都屬於密切接觸者,「活動是開放性質,不是有群組會分開,情況好像早前確診警員飯局一樣。」當日活動距今已逾十日,林緯遜認為其他人士屬社區炸彈,「個案未過潛伏期,或者病徵輕微甚至無病徵,降低醫生的診斷警覺性。」他又稱,較少私家醫生提供病毒檢測,部分病人亦不願意到公立醫院或門診求醫,令隱形個案增加。

  被問到該活動會否有大型群組爆發,林緯遜稱若當日只有一個感染源頭,以一人可傳二至三人的傳播力計算,相信個案較少,但若有四至五名患者,則好有可能逾十人受感染,呼籲市民配合衞生防護中心的流行病學調查,交代詳盡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