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韻僖稱,香港的司法機構在政治上「色盲」。
彭韻僖稱,香港的司法機構在政治上「色盲」。
戴啟思指,法官不會因被告政治或其他理念對他們有不同處理。
戴啟思指,法官不會因被告政治或其他理念對他們有不同處理。

  (星島日報報道)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在法律年度開啟典禮說,律政司作出檢控的決定須考慮公眾利益,個別人士或某類案件亦不一定要交由法庭定奪。他又指,法官不會因為被告的政治理念等有不同處理,大律師亦不可以因個人觀念而拒絕接受市民聘請。律師會會長彭韻僖形容,香港的司法機構在政治上「色盲」,法官只會依法斷案,而非根據任何外在因素或顏色標籤,並強調「即使違法仍可維護法治」是明顯謬誤,在文明社會不能以暴力使他人噤聲。

  戴啟思致辭時表示,嚴重暴力或刑事毁壞行為無疑與行使和平示威的權利背道而馳,一些人稍後將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他提到,很多人被指控干犯的公眾秩序罪行,往往並不牽涉暴力或嚴重破壞;他認為律政司作出檢控的決定並不單單取決於警方是否有足夠的證據交給法庭及令被告入罪,而需要考慮公眾利益,即使證據充分,個別人士或某類案件亦不一定要交由法庭定奪。他指,檢控人員在做出決定前對案件作通盤考慮是「法治的關鍵」。

  他提到,法官不會因被告的政治或其他理念對他們有不同處理,否則是不忠於要求他們無懼、無偏、無私及無欺的司法誓言。他續指,同樣地大律師不可以因自己的個人觀念阻礙他們為市民提供法律服務,須遵守「不可拒聘原則」。同樣出席法律年度開啟典禮的彭韻僖表示,香港的司法制度完全獨立,法官只會依法斷案,而非根據任何外在因素或顏色標籤,「在政治上,香港的司法機構是『色盲』的。」她說,當司法機構受到無理批評,市民理應維護,「法官的裁決,結果未必人人接受,但我們有上訴機制。」不能接受只根據判決結果及政見而對法院作出不公平和無事實根據的抨擊。

  她指出,「即使違法仍可維護法治」是明顯謬誤,「公民抗命並非縱火、破壞他人財物,或傷人的許可證。」所有刻意違法的行為,都會削弱法治。她指,不認同只要縱火或傷人者願意付出代價,最後入獄,法治便不會受損這說法,「即使與他人的政見南轅北轍,但在文明社會,總不能以暴力使他人噤聲,這是人性的基本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