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偉聰表示,社會還未醒覺與暴徒割席,單靠警隊執法不能將問題完全解決。
盧偉聰表示,社會還未醒覺與暴徒割席,單靠警隊執法不能將問題完全解決。

(星島日報報道)修例風波觸發香港社會陷入癱瘓,連日來多條主要幹道被堵、四處火頭、港鐵站及大量店鋪損毀,更見「私了」場面,造成人命傷亡,警隊堅守最前線「止暴制亂」,截至上周最少拘捕約四千多人。將於明日榮休的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這五個多月以來全賴同事堅守崗位、履行職責、拘捕違法者,縱使面對暴動他亦無指令要動用致命武力,又指倘沒有警隊作為守護香港的最後防線,香港實在不堪設想。他促請社會醒覺,與暴徒割席,「從來傷害人、搞破壞的,我未見過會成功。」

  「六月時情況已經很緊張,但我無估計過會發生投擲汽油彈、放火,四圍破壞商店等。初時估計最多只是破壞立法會、破壞政府總部,怎也沒有想過十八區都會出事。」盧偉聰指今次屬政治事件,是由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引發衝突,他形容香港從未遇過這麼大的挑戰、這麼嚴重的暴動。

  警隊這五個多月來全力調配人手,「超過一百六十日在不正常更份工作,每日最少十二小時,當日有暴力示威活動起碼當值十八小時甚至二十四、三十六小時」,初期裝備不足更見辛苦。

  示威者暴力行為卻不斷升級,除了放火堵路、破壞交通燈、投擲磚頭,以大丫叉投擲硬物,投擲汽油彈及鏹水彈,更甚以淋潑腐蝕性液體及刀傷害警員、襲擊不同意見市民、向市民身上放火致危殆等。他斥責,「這些行為簡直目無法紀,令人齒冷。」

  「每次同事都用命博,雖然從電視畫面上看到汽油彈好像只投擲在地下,但其實在現場十分危險。」他相信,部分市民一直對政府不滿,加上社會充斥着假的渲染,不停抹黑警隊,民怨便投射到警隊身上,「警察站在最前線,他們當了我們是敵人……現在的社會已去到一個地步,就是政治大於一切,只要是某一個顏色就無錯,不是這種顏色就是不對。」

  警隊全力「止暴制亂」,外界矛頭卻指警察在制服示威者時濫用武力。他強調,警隊依法拘捕違法者,並無濫用暴力,「我們不是用暴力,是使用適當武力去制止暴力,他們不出來犯事,我的同事可以早些收工回家休息。說這些人是正義之士?他們放火破壞、放火燒人,我們不拘捕他們是無可能的,拘捕違法人士是我們的天職,無可能退縮。」

  他重申警察開槍是因為生命受到真正威脅,「以前曾有人用鎅刀與警察對峙,也有開槍,現在情況都一樣,同事已經很克制。」目前打暴動還未用上正式槍械等致命武器,「是用非致命武器,例如放催淚煙、布袋彈、海綿彈等,都是合適的。」他直言,「有人問事情已過了五個月也未解決,為何不參考外國做法開槍?我們是文明警隊,只會因應暴力程度而使用相應的適當武力去處理。」

  但不能否認,警隊在宣傳工作上佔下風,「有人指警察殺人,又有人指警察強姦,這些都是誣衊,偏偏就是有人相信。社交媒體的力量大到我們不敢相信。」例如市民的心結「721元朗站白衣人襲擊事件」,他承認當時前線人手不足,「兵力集中在中環,元朗區內又有事發生,很多人致電999,我們並非刻意不接聽電話。警隊與黑社會絕對勢不兩立,當時警方已盡力調配人手處理」。「811女士射爆眼事件」 則到現在也弄不清她的眼睛被誰所傷,「她不願出來講,亦不准警察看醫療報告。」「很多人對警察作出不同的指控,如沒有人來報案,不給口供,我們可以怎樣查?」他斥責搗亂社會的人隨意造謠,造成惡性循環。

  對於反修例示威者堅持「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他相信只是維持這場暴亂動力的口號,「想弄至政府垮台,不知他們居心何在,背後更可能有其他勢力想香港亂下去。」他不敢說警隊過去五個多月是否完全沒犯任何過錯,如有任何針對警隊的投訴或指控,應按現行機制交投訴警察課及監警會處理,他堅拒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跟進,「我們有獨立的監警會,有法例,為何今次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查我們?我覺得並不公平,除非你能證明給我看這個制度已經崩潰不可信。」對於要求特赦,就由特首決定,他說現時絕非適當時機討論。

  他並批評暴徒經常行私刑,支持政府的就被打,崇尚言論自由的反對派卻不譴責,「希望他們停一停、諗一諗,不要只顧政治目的,要先想想自己做的對不對。我不討論你爭取的事,但你的做法跟民主自由社會背道而馳,這樣對不對?從來靠傷害人,做破壞事的,我未見過會成功。」

  盧偉聰估計,社會上周幾乎停擺,最主要是整個社會還未醒覺與暴徒割席,單靠警隊執法不能夠將問題完全解決,其他政府單位要想辦法去處理深層次問題及和理非市民的不滿,甚至由整個社會協力解決,政治問題最後一定要政治解決。至於需否出動解放軍助平亂,「《基本法》已有規定,特首在有需要時會決定,警隊目前有能力有信心去處理。」他深信,「法治最後一定勝利,但可能需要些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