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派議員承認不開會是臨時決定,認為泛民只會談及不安議題,開會意義不大。黃賢創攝
建制派議員承認不開會是臨時決定,認為泛民只會談及不安議題,開會意義不大。黃賢創攝

立法會十九日在建制派議員集體缺席下流會。會議在結束討論「六一二警民衝突」的急切質詢後,準備討論在港匯款到內地所面對的陷阱時,民主黨尹兆堅要求點算法定人數,最終會議在只有二十三人在席而流會。泛民批評建制派刻意製造流會,建制派承認不開會是臨時決定,認為泛民只會談及不安議題,開會意義不大。
立法會會議分別討論警務人員對示威者及記者使用武力兩條急切口頭質詢後,在四時原應開始討論工聯會何啓明提出,有香港找換店未經內地許可處理兩地匯款的漏洞,唯尹兆堅於此時要求點算法定人數,此時有建制議員從側門離開會議廳,亦有原本打算進入會議廳的議員未有進入,最終在十五分鐘後會議廳只得二十三名議員在席,泛民佔十九人,建制則只得實政圓桌田北辰、自由黨鍾國斌、工聯會何啓明、民建聯蔣麗芸四人。
建制派班長、商界議員廖長江表示,建制派當時正在召開大會,討論重要事情。自由黨主席張宇人指,立法會十九日討論近五小時,「都係環繞社會不安議題,重複又重複」,直言「繼續開落去意義不大」,建制派不支持會議繼續進行,避免不安議題不斷發酵。廖長江又指是泛民亂點人數,建制毋須理會,「唔係每逢泛民唱歌,我哋要起舞」,又說:「可能尹兆堅同樣認為會議應該停一停,建制係配合佢意願都唔出奇。」
尹兆堅解釋,他提出點人數,是為了阻止建制派逃避討論警權問題。議會陣線朱凱廸認為,民主黨鄺俊宇關於修例的休會辯論在質詢之後進行,建制派流會是刻意令該辯論無法開展。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則說,由於十九日會議不再召開,二十日亦不會有相關會議。對於流會責任誰屬,他重申「所有議員都要開會」。至於建制派在場卻沒有參與會議是否失職,他表示議員需要向市民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