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擊過後,物資站遺下大批垃圾及物資。李子平攝
■衝擊過後,物資站遺下大批垃圾及物資。李子平攝

十二日到金鐘「戰場」的記者,不少曾參與過五年前「佔領行動」的採訪工作,可謂經驗豐富,故記者十二日往「戰場」前已做足準備,帶備口罩、眼罩及頭盔,未料抵達夏慤道天橋一刻,因未及戴上裝備,已吸入催淚氣體,沒法睜眼多時,其後徒步往立法會大樓,深感是次警民衝突比「佔領」更來得突然,若非為了拍攝,已不欲張眼。
記者不但曾參與「佔領行動」採訪,亦曾於○五年十二月經歷過「WTO騷亂」,當時大批韓農企圖闖入會展,阻止會議進行,警察以催淚彈及布袋彈等武器還擊,但示威者表達訴求後,有人離去前與警察握手,也有人帶笑被捕,認為已達到抗爭目的。
不過,十二日示威者雖同樣有清晰訴求,但感覺部分人將警方視為死敵,有人更似乎以襲擊警員為目標,使用的武器更為狠毒,包括可致命的削尖鐵枝,背離了佔領立法會阻止修例的原意,但願參與抗爭人士「激情」過後,反思十二日行徑有否錯誤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