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林鄭月娥重申,修例並非中央授意,亦沒有需要與中央政府召開緊急會議。她明言與最鄰近的內地及台灣沒有引渡協議是「難以理解」,歐美G7集團國的財務行動特別組織更批評香港在洗黑錢及恐怖主義融資問題嚴重,修例有其必要。
修例非中央指令
《逃犯條例》爭議令社會憂慮修例是否來自中央的「硬任務」。林鄭月娥表示,修例並非北京指令,又指九日並無亦沒有需要與中央政府召開緊急會議,笑言「中央機關不用與我討論都可以看到遊行的情況」,她沒有與建制派、中聯辦官員見面,「我嘅行蹤大家都知道」。她提到政府內部十日未有召開緊急會議,唯她和管治團隊九日有全日亦緊密地溝通。
她又說,修例為完善法制,彰顯公義,形容香港與最鄰近的內地、中國及台灣沒有引渡協議是「難以理解」,又引用歐美G7集團國的財務行動特別組織對香港的評價,直言對方批評香港在洗黑錢和恐怖主義融資的問題嚴重,表明香港「正在破壞國際合作」,林太說自己作為負責官員,「有責任解決這一不足」。
她肯定市民九日是因為熱愛香港才參與遊行,明白遊行人士渴望港人及下一代能活在富公義、有法治、享文明的良好管治社會,她自己、港府及支持修例的議員和團體,亦與市民擁有共同願望。
林太重申,自擔任政務司司長及行政長官以來,一直處理富爭議性的議題,社會意見亦常有兩極化意見,會盡量覓得平衡點兼顧不同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