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人陳婉玉被提及婚姻往事,一度低頭落淚。 郭顯熙攝
商人陳婉玉被提及婚姻往事,一度低頭落淚。 郭顯熙攝
前經濟發展及勞工局副秘書長馮永業涉貪瀆職案,二十一日踏入第二天審訊。
前經濟發展及勞工局副秘書長馮永業涉貪瀆職案,二十一日踏入第二天審訊。
■律師哈永豪揭露陳婉玉的前夫,約於沙士期間有外遇。
■律師哈永豪揭露陳婉玉的前夫,約於沙士期間有外遇。
曾任陳婉玉秘書的徐美儀。
曾任陳婉玉秘書的徐美儀。

前經濟發展及勞工局副秘書長馮永業涉貪瀆職案,二十一日踏入第二天在區域法院審訊,代表馮永業處理雍景臺物業的律師哈永豪在接受辯方資深大狀余承章盤問時揭露,賭王姨仔陳婉玉的前夫是他的表哥,案發前約於沙士期間他表哥因有外遇,致夫婦二人婚姻破裂,據他了解陳婉玉婚後忠於家庭,忠於丈夫,「老公話一,佢好少話二」,婚變時夫婦的獨女正在美國紐約留學,陳婉玉像失去生命的中心。對於辯方指當時陳婉玉更遭受家暴,哈永豪則表示「我唔知道」。此時,陳婉玉在庭上不禁低頭落淚,須用紙巾抹淚水。

哈永豪稱,他早於八十年代已認識陳婉玉,陳婉玉與他表哥拍拖,直至婚後都很親密,他和妻子經常去看戲或晚飯時,都會遇上陳婉玉夫婦。辯方資深大律師余承章形容陳婉玉一向對丈夫「唯命是從」,忠於「佢嘅男人」。大約沙士前後,陳婉玉發現丈夫有外遇,獨女又正在美國紐約留學,陳好似失去生命的中心,最終離婚收場。哈回應說,「可以咁講」,之前陳與丈夫好親密的,經常睇戲食飯,後來少了一起,他知道陳當時「好唔開心」。至於家暴他則表示不知道。
「有朋友想買樓 想搵你處理」
哈亦同意代表馮永業的辯方資深大律師謝華淵所指,陳婉玉之前甚少購置物業,直至約於○二或○三及○四年開始活躍投資物業。他印象中約於○四年九月陳婉玉致電給他表示,「我有個朋友想買樓、想搵你處理」。他並不知道陳口中的朋友是誰,亦不清楚陳婉玉與馮永業之間的關係。
涉案雍景臺物業的臨時買賣合約上寫有「on behalf of Wilson Fung(代表馮永業)」,哈永豪坦言不會留意此部分,身為律師的他只會著重留意合約中有否附加內容或條件,至於誰代表誰去簽名,他不會留意的;雍景臺的臨時買賣合約中由原業主及馮永業簽署,後來物業有業主轉名契約,相信是由馮永業指示他律師行去準備的,最終物業業主改為馮妻程淑儀。
有給馮程淑儀律師費折扣
直至○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渣打銀行致函給他律師行,表示批准程淑儀及馮永業二人作物業按揭貸款人士,並獲批六百一十四萬元的按揭貸款,哈永豪強調,提名轉讓契屬「幾普遍」的事。哈亦承認陳婉玉於○四年八月及九月購入的羅便臣道翡翠園以及寶雲閣,都是由他代表陳名下的志俊有限公司處理交易的。
哈指馮永業之前沒有委託過他律師行,屬於「新客」,哈被辯方資深大律師謝華淵問及馮程淑儀在該個雍景臺物業交易應沒享有折扣的律師費時,哈笑言說,「當然有畀折扣,仲係特別折扣呀,你睇張單都明啦」。另於○五年四月至○七年十二月期間擔任陳婉玉秘書的徐美儀二十一日供稱,她的工作包括協助陳公務及私務事宜,公務即港聯直升機日常運作,私務則協助陳物業買賣交易及開出支票等。她知道陳曾委託利嘉閣地產代理吳鳳萍辦理多宗物業交易,她不認識馮永業、亦不知道陳馮二人的關係。
前秘書指臨約上非陳字跡
徐稱,陳原是港聯直升機的財務董事,後來接替謝天賜出任行政總裁。陳參與港澳碼頭擴建計劃程度高。而謝天賜則轉投廉航港聯航空的行政總裁職位。
徐強調,她擔任陳秘書兩年間能夠清楚辨認陳的筆及簽署模式,她肯定雍景臺臨時買賣合約上「on behalf of Wilson Fung」並不是陳的字。
對於辯方資深大律師余承章盤問所指,一封發給經濟局表示多謝馮永業的信件上的字又是否陳婉玉,徐美儀表示「我不確定」。現年五十五歲的馮永業,被控身為公職人員收受陳婉玉提供的五十一萬元,作為傾向優待陳婉玉所控制的三家公司,即港聯直升機,港聯航空及港聯直升機(香港)有限公司。六十二歲的陳婉玉則以上述相同理由,向馮永業提供五十一萬元賄款。
馮永業另被控身為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名,即於○四年九月二十八日至○六年七月九日期間,於履行公職過程中向政府隱瞞或沒有向政府申報或披露該筆款項。

本報記者徐曉伊香港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