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譽為中國第一慈善家的余彭年於一五年與世長辭,余生前立下遺囑把遺產不留後人,將百億港元遺產全數捐作慈善用途,兒孫對簿公堂後,法庭最終頒令余的遺囑有效,並依照遺囑讓其長孫彭志兵成為余彭年慈善信託的受託人。事件原告一段落,但一名自稱受余彭年另一孫兒彭新兵委託的女子入稟高院,質疑身為余彭年慈善基金唯一信託人的彭志兵使用偽造遺囑,批評律政司失職,對遺產管理不認真,要求法庭頒令讓她成為余彭年的遺產受託人之一,及要求律政司調查「假遺囑」一事。事件或再掀爭產風波。
原告人李琳並沒有律師代表,自行入稟狀書指,高院於去年三月八日頒令指遺囑有效,余彭年(原名彭立珊)的長孫彭志兵獲委任為余彭年慈善信託的受託人,並指會尊重其爺爺樂善好施的遺願。入稟狀又指,余彭年的男孫彭新兵自九四年起成為余彭年管理深圳有限公司的董事,並是福華(深圳)地產發展有限公司的副董事長,彭新兵是次子彭亞凡的兒子。李琳指她獲彭新兵委託行使董事及副董事長之全部權利,因此她亦享有管理余彭年遺產的權利。
李琳於入稟狀中指,余彭年長孫彭志兵是以偽造簽名方式獲得余彭年慈善信託受託人的資格,李透過鑒證所發現彭志兵在文件的簽署有差異特徵,而且「應該」是偽造檔,故認為余彭年的真實意願並非委任彭志兵來管理遺產及慈善信託。李琳多次去信律政司並希望律政司立案調查有關虛假文書,但律政司認同「孫子彭志兵為余彭年慈善信託的受託人」的裁決而不予調查核實。
李琳批評律政司對余彭年的遺產管理不認真又不負責,又對慈善資產不重視,更對彭志兵偽造文件一事置之不理,令余彭年的遺產很可能被「騙子」騙走。李琳便向法庭申請她成為余彭年的遺產及余彭年慈善信託受託人之一,頒令將遺產認證書授予她,下令律政司對彭志兵使用虛假文件一事進行刑事檢控,並任命最少兩人擔任余彭年遺產管理人及慈善信託的受託人等,以更有效率地管理余彭年的遺產及余彭年慈善信託。本報記者十四日晚到原告李琳報稱的寓所時,有一男子應門,表示李琳現不在港,拒絕回應一切提問。至於律政司發言人回覆本報查詢時表明:「由於相關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律政司不適宜作出評論」。

本報記者劉曉曦、徐裕民香港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