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A今年打算推出大碟和EP共兩張碟。
AGA今年打算推出大碟和EP共兩張碟。

  (星島日報報道)入行8年的AGA(江海迦)在今年「叱咤樂壇頒獎禮」上首度奪得「女歌手金獎」及得到「唱作人金獎」,一人包辦兩大獎項,在叱咤紀錄壞只有25年前發生過在王菲身上。拿下這兩個大獎後,AGA更清楚知道該創作更多不同類型的歌曲。

  對於得到「叱咤女歌手」金獎,AGA覺得是對她一個很重要的嘉許。她雀躍地說:「自己從來沒有諗過奪得『女歌手金獎』,只想到有機會拿到『創作歌手金獎』,沒想到能將兩個金獎一齊拿下,大會工作人員說給我知,這事只在1996年發生過一次,這是我個人很大的突破呢!我覺得拿到這個獎後,便會知道自己的路該怎樣繼續進發,令我知道要作出改變,有更大的膽量去創作不同類型的新歌。之前我只想過,今年可能只會拿到一點點獎項,現在跳了三級,所以我要努力繼續進步,令自己有能力走上第四級。」

  拿下女歌手金獎後,可有壓力大增?AGA稱她從來給自己很多的壓力,現在當然亦有不同的壓力出現,每階段每個時刻都要將自己做到最好。而能拿到大獎她認為要多謝背後的團隊,因為團隊成員為她做了很多工作,現在才令她知道原來要拿到一個女歌手獎,除了音樂之外的其他周邊事也要做好,所以她很感謝團隊不時逼她激發小宇宙讓她進步。

  新歌《CityPop》就是她獲獎後的新突破,新歌描述她很多不同的層面,有她成長的部分,又有2020年因為疫情而需要獨處時的話題,讓她覺得更加需要自我空間,去年滯留在澳洲期間多了很多時間出來,令她覺得很不適應,長時間沒工作令她迷惘和迷失,最終用那些時間創作新歌講述獨處的美好。

  AGA透露,擔任樂隊樂手的爸爸常在晚上工作,朝早5、6時仍在練結他,所以她每當早上聽到結他聲,便知道要起牀上學。AGA開心地說:「新歌中的結他獨奏部分,是特別為爸爸而做的,當然他是不知道的,我也沒有說給他知,有此做法是因為爸爸的影響而令我可以很獨立,令我對音樂和演藝生涯沒有幻想空間,他曾對我說過『做演藝工作就是如此辛苦而不只是玩。』他講了很多現實情況給我知,不時和我一起聽唱片,當中會問我鍾意哪首歌,當我揀出最喜愛歌曲後,爸爸便要我不停練習,直至我能以鋼琴彈到出來為止。爸爸至今仍未試過與我同台演出,因他覺得舞台不是玩。」不過,入行後遇到監製舒文,他就像AGA在圈中的爸爸一樣,同樣是那麼用心指導她,令她感到在家中或在工作中都獲得不一樣爸爸的照顧。

  在音樂大道上走上另一階段,AGA心目中今年也有幾件事想完成到,可以讓樂迷粉絲聽到她更多的作品,所以首要在今年出一張大碟,由於今年打算大碟和EP兩張碟同步進行,所以今年是推出最多新歌的一年;之後才是準備受疫情影響而延期的紅館演唱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