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丹薇(左)對母親(右)非常孝順,下午4點後從不出
■周丹薇(左)對母親(右)非常孝順,下午4點後從不出

周丹薇以孝順出名,她日前受訪時說,父親生前對她有兩大遺憾,一是大學沒唸完,二是沒在台灣拿獎,所以現在她直攻碩士班苦讀,至於拿獎「可遇而不可求」,但這次看陳淑芳81歲奪金馬影后,覺得是很棒的鼓勵!

據自由時報報道,雙親是周丹薇心中最柔軟的一塊,她也憶起父親唯一一次打她。那年她5歲,爸爸拿3天的演講酬勞去買白紗裙送她,結果她因小事耍脾氣,故意在牆上磨裙子,爸爸一氣之下賞巴掌,「結果我一直記到大,我爸很哀怨,說只打一次就被唸了一輩子」。

她父親19年前癌逝,當年2月發現,醫生說只有2個月壽命,她馬上辦手續讓父親在中國大陸的兒孫們過來,8月8日當天家人全部現身病房,父親感動的神情,她至今難忘。她說自己的家很特別,慈父嚴母,直到父親走了,母親變得沒安全感,周丹薇下午4點後就盡量不出門,在家陪母親。她說:「因為黃昏後,人的情緒容易低落,會感到孤獨,我就在家陪著媽媽說話。」她也苦笑,媽媽很節儉,有次她搭捷運、火車加巴士往返中壢窯廠,回家告訴媽媽:「我今天省了2000元車資!」媽媽開心,第一次稱讚「女兒好棒!」

周丹薇說,父親9月11日過世,哥姊擲筊引亡靈,誰都擲不出來,只有她一擲就成;辦完百日後,媽媽突然高燒不止,白血球衝高,醫生還說若指數不降會有生命危險,她站在榮總的圓環,對著天上大喊:「爸爸,你不能這樣,再愛媽媽,也要把媽媽留給我!」隔天,指數下降,「有些事,真的不是可以解釋的」。

談到雙親點滴,周丹薇淚水仍止不住,「肩上的擔子輕了,心裏的洞卻平不了」。她承認把自己變得忙碌,多少是「怕空虛」;復出後雖不走多產路線,戲約卻沒斷過,但畢竟暌違螢幕長達23年,她說很明瞭環境和條件的轉變,「所以復出時我就告訴自己,不會再是新聞的焦點,可能連聯訪也輪不到我」,不在乎站C位,只專注角色,反而更自在了。

這些年,周丹薇不隱瞞人生低潮,包括失敗的婚姻、艱辛求子之路、求子還導致罹癌等;4年前母親過世,她一度抑鬱,連門都懶得出。當時朋友為幫她,自作主張報名威尼斯琉璃課,還繳清學費,她「被迫」前往,在不拘創作形式的小島上獲得觸動;除了今年因為疫情,每年都會去待上一個月。前陣子,她辦個展呈現成果,標價最高72萬的作品也被買家收藏,是很大的肯定。

不過,即使身兼學生、藝術創作和演員,周丹薇說:「演戲就是我的最愛,在各種角色揣摩中,能認清自己,知道自己要甚麼」;三立新戲《未來媽媽》裏她演豪門婆婆,媳婦張甯不孕,她等於是將自己的際遇運用入戲。她笑說自己有被「警告」演兇婆婆角色會被罵,但她反而開心,還大呼:「不要都找我演貴婦啦,演村婦甚麼的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