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鬼日前接受專訪時拍攝的照片。 網上圖片
■鬼鬼日前接受專訪時拍攝的照片。 網上圖片

31歲的「鬼鬼」吳映潔年初曾因為表演課的需要而寫下遺書,當時情緒太激動,沒想過死亡會離自己如此靠近。

據自由時報報道,提到在數月前曾寫下的遺書,鬼鬼說:「是表演課的環節,老師希望透過寫遺書來激發我們深層的情感記憶。我當時看著這張紙想了好久,之後再把遺書的內容從頭唸到尾。」因為情緒太激動,最後是哭著把遺書唸完。鬼鬼當時洋洋灑灑地寫滿了一整張紙,主要都是些感性的話語,要跟親人、好友道別。至於是否有想過遺產會如何分配?她聞言才笑喊:「這個我忘了耶,但是我現在房子的貸款都還沒還完,要分甚麼遺產?」

前些日子,鬼鬼忍痛告別「小鬼」黃鴻升,直喊會擦乾眼淚不再哭泣,還表示害怕作夢會夢到對方,「如果真的夢到哥哥,絕對會被他嚇很慘,很好奇他會跟我講甚麼?我要想些幽默的內容回應。」她在小鬼的追思音樂會上,載歌載舞帶來模仿秀,本來還打算要上台講笑話,「我是想要代替鬼哥說,如果他真的在現場的話,一定不希望我們太難過。」決定之後就會收起悲傷,好好為了小鬼而活。

出道15年的鬼鬼最近圓夢,推出首張個人專輯《GX》,她曾在跨年演唱會走音挨轟,嚇到1年多不敢唱歌,如今再戰歌壇已不會懼怕,放話:「我希望可以多接一些校園活動,萬一唱不好的話就唱到好為止。」鬼鬼之前曾經花錢做單曲,對金錢沒概念的她,掏出台幣千萬元,她笑曝:「就是吃力不討好,即使到現在,還是很少人知道我之前出過單曲,但這些歌也是我的孩子,做音樂就是我想要做的事情。」

鬼鬼在3年前推出了單曲《KnockKnock Knock》,當時光是製作、企宣的費用就超出預算,「第一首歌花了很多很多的錢,我之後看到帳單傻眼愣了3秒鐘,基本上就是千萬,可以在台北買一個小套房。」 隔年鬼鬼為了新歌《啦咪啦咪》又掏出500萬,連去首爾練舞,都臨時決定把當地的舞者帶回台北拍MV,總共11人的機票、食宿她直接買單,連經紀人都相當傻眼。

鬼鬼這次發片獲得國際唱片公司的青睞,她與團隊合作愉快,感謝公司全力相挺,目前只擔心10月18日在遠百信義A13廣場的新專輯簽唱會沒人捧場,笑說這攸關面子問題。鬼鬼新歌《Gugoo Game》找來同門的PIKO太郎合唱,這首歌的節奏洗腦,她在MV裏以「虎紋仙子」造型亮相,興奮喊:「就是要瘋狂洗腦大家,帶動潮流一起跳起來。」

鬼鬼表示:「我先看了PIKO太郎跳舞的影片,發現他實在太靈活了,整個舞感渾然天成,好像舞棍附身,搞得我超緊張,只能不斷大叫,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我發瘋,但其實是排解壓力的好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