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使台灣演藝圈呈現蕭條景象。歌手及演員黃少谷卻有強烈
的危機意識,開始在尋找演藝之外的工作。 網上圖片
■新冠肺炎疫情使台灣演藝圈呈現蕭條景象。歌手及演員黃少谷卻有強烈 的危機意識,開始在尋找演藝之外的工作。 網上圖片

最近全世界都籠罩在新冠肺炎疫情的低氣壓中,百業蕭條,演藝圈也一樣。演唱會全都延期,劇組也暫緩開拍新戲,很多藝人選擇順應時勢先回歸家庭、修身養性,等疫情過去後再重新出發;黃少谷卻有強烈的危機意識,開始在找演藝之外的工作。

據自由時報報道,「不知道疫情甚麼時候結束,總是要想如果一直沒有接到戲,能做甚麼?」黃少谷幽幽的說出最近的心情,沒有沮喪,只是未雨綢繆。曾經是強辯樂團的主唱,黃少谷玩團玩了18年,熬了7年才出道,在夢想與現實之間來回衝撞,堅持了11年才妥協接受強辯樂團的解散,所以很清楚現實的殘酷。為了支持做音樂的夢想,他跨行演戲,從偶像劇演到民視8點檔《大時代》,完全不同的表演方式,磨人心志,也磨出他「認命」的結論。

演藝圈這一行有太多的變數,想要成功,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黃少谷是五月天樂團吉他手怪獸的表弟,從小跟著怪獸看五月天征戰歌壇,所到之處人山人海,歌迷閃電般的歡呼尖叫聲,讓他以為這就是樂團人生。強辯樂團出道後第一次舉辦活動時,僅來了5、60位歌迷,他很失落,覺得五月天的歌迷那麼多,為甚麼他們的人怎麼這麼少!工作人員告訴他,五月天的情況是不正常的,他們這樣子才正常,他才認知到原來做音樂是一場多不容易的拚鬥。他也記得還沒有出道的時候,有一次五月天隔天一早要去拍MV,夜深人靜,瑪莎跟他睡在練團室的客廳,他忍不住好奇的問瑪莎:「你有想過你會有今天嗎?」瑪莎回答他:「我沒有想過耶!我只知道要把工作做完,把工作做好就對了。」

事隔多年,黃少谷終於體會了瑪莎說的「把眼前的工作做好、做完比較重要」的意義。因為「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只要為自己喜歡的事情盡力、努力過,對自己負責過就夠了,能不能紅,能站上甚麼樣位子,都是命,強求不了。所以強辯樂團解散後,黃少谷加盟喜歡音樂,跟老闆陳子鴻談的合約條件,是他想要做人生的3部曲,第1部曲是兩年前推出的創作專輯《未來》,第2部曲思考人生的定義,第3部曲則是對走過的音樂之路做一個總結。「以前覺得我要在台上、事業上稱霸,年紀越大越覺得自己能做到的事情其實很有限,我只能盡力去做,也許玩音樂沒有站到一定的位子,也沒有拿到金曲獎,但那都無所謂,重點是我有沒有努力過,有沒有為喜歡的事情負責過,到目前為止,我很認真的負責過。」

黃少谷早已對自己選擇的音樂之路做了結論,更坦然的面對演藝工作。去年他忙著拍《大時代》,沒有太多的時間做音樂,但幫《大時代》寫的片頭曲《咱的故事》反應很好,不僅唱出劇中人的心聲,也唱出他的心聲,讓他發現演戲跟創作都是自我探索、檢視情感的過程,他想兼顧,想證明自己有能力做好這兩件事。雖然計劃趕不上變化,他原本預計今年要推出新專輯,碰到疫情不得不暫緩,但就算專輯延期,沒有接到新戲,他也認命的接受時機不好的現實,卻沒有氣餒,開始在找其他的工作度小月。「做喜歡的事情,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不管是強辯主唱,還是單飛出擊,黃少谷的故事甘苦參半,很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