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可熙(右)和趙德胤(左)出席VR電影《5×1》首映會。網上圖片
■吳可熙(右)和趙德胤(左)出席VR電影《5×1》首映會。網上圖片
■《幕後》的拍攝現場,中為趙德胤。網上圖片
■《幕後》的拍攝現場,中為趙德胤。網上圖片

演員吳可熙與導演趙德胤日前出席VR電影《5×1》放映,2人再度合作拍攝《5×1》中的短片《幕後》,該片以「片中片」形式呈現電影片場的幕前與幕後,「偽紀錄」導演罵演員、演員們休息的畫面,趙德胤笑說:「喊卡的時候,大家都不知道是VR要卡,還是電影!」

據中國時報報道,VR電影即虛擬現實電影。虛擬現實借助電腦系統及感測器技術生成三維環境,創造出一種嶄新的人機對話模式,類比人的視覺、聽覺、觸覺等感覺器官功能,使人能夠沉浸在虛擬境界中,觀眾走進電影場景中,可以360度查看周圍的環境。VR電影帶來嶄新的觀影體驗,但高成本、製作繁瑣與作品奇缺則是顯而易見的短板。
《幕後》一鏡到底畫面拍22次才完成,張立昂狂吃水餃,吳可熙一整天更吃了近70、80顆,她笑說:「把今年、明年份水餃吃完,後來一NG就把水餃吐出來了。」
飾演導演的施名帥在片中罵吳可熙:「妳到底會不會演戲啊!這場戲是要讓觀眾知道妳吃到了情報紙條!」讓吳可熙露出疑惑不解,趙德胤被問是否取材於自身經驗,他趕緊否認,「我在口氣都不會加強,演員不好只能氣自己,氣到胃痛。」
長年合作的吳可熙也認證導演好脾氣,但因新片有不少演員首度拍趙德胤作品,聽到導演永遠只答「OK」,都緊張問吳可熙:「我是不是演得很不好!」吳可熙趕緊安慰,「沒有,導演就是這樣。」
2016年金馬廣告後,趙德胤二度挑戰VR創作,他謙虛表示:「還是覺得缺點很多、很多破綻,這次挫敗更大,希望下次拍更難一點。」其中最不滿的竟是自己「演技」,笑說:「做電影甚麼工作都能做,唯一不能做的就是演員。」吳可熙也笑說趙德胤每次示範演技總是非常誇張,若照做肯定會被喊「卡」!
吳可熙當天欣賞VR電影成品,她直呼有趣:「哪邊有聲音會想看哪裏,但有時候會錯過重點劇情推展,VR很適合拍恐怖片,突然有東西嚇到!」趙德胤表示原本想用VR影片拍孟加拉和緬甸邊境的羅興雅難民逃亡路線,可惜因無法攜帶器材入境,拿不到拍攝通行證,只好暫時作罷。他也提到VR技術的局限性,若能配合觀影者的動作而產生遠近變化,將更接近他理想的影片狀態,還開玩笑說:「想讓大家看女主角得妝有多濃!」讓吳可熙忍不住做出搞笑的質疑眼神。
金馬電影學院今年邁入第十年,為慶祝十年有成,金馬特別團隊與近年以製作泛娛樂虛擬實境內容出發的HTC(宏達電)虛擬實境內容中心合作,邀來金馬電影學院創辦者侯孝賢導演與本屆金馬獎特別貢獻獎得主廖慶松擔綱監製,由李中、邱陽、陳勝吉、曾威量、趙德胤五位出身金馬電影學院的傑出新銳導演,共同創作VR電影《5×1》。9月時侯孝賢率五位導演一同現身VR創作記者會,分享這次合作的精彩拍攝過程。
《5×1》5位導演在HTC VR全制程包括360全景拍攝、後制縫合、特效等虛擬實境的技術支援下,分別以「電影才是主角」為主題創作五段短片,包括李中《董仔的人》、邱陽《O》、陳勝吉《蝴蝶之舞》、曾威量《山行》、以及趙德胤《幕後》,在侯孝賢導演及廖慶松的監製下,組成名為《5×1》的VR電影。
此次也是侯孝賢導演與廖慶松老師首次監製的VR型式作品,對其探索性充滿期待,侯孝賢導演對此表示,VR電影非常有意思,打破傳統敘事框架,為電影開創新局面,期許未來帶著VR作品進軍國際影展。至於未來是否想拍攝VR電影?侯導笑說,自己仍喜歡以一個視角呈現故事的樣貌,但若有機會嘗試拍攝VR電影的話,會想以「菜市場」這個環境來發揮,應該會很有意思。
而初次面對VR新科技的五位導演,除了各自發揮創意拍攝VR影片,拍攝地點遍及台北、吉隆玻、沙巴、常州,跨海VR拍攝更增添了製作團隊的挑戰性。李中說自己喜歡打電動,所以對VR拍攝非常有興趣,這次以犯罪懸疑類型短片,試圖在VR的拍攝限制下探討戲劇敘事的各種可能;邱陽則找來了法國行為藝術家Olivier De Sagazan合作,首次嘗試實驗性質的錄影創作;陳勝吉以「與電影談戀愛」為題,透露VR拍攝是很特別的體驗,更苦笑表示,製作最困難的地方是影片輸出,因為太耗時了;曾威量則全程透過車內的攝影機、一鏡到底的拍攝,希望在極精簡的時空,營造巨大的張力;趙德胤的作品以片中片的特殊結構,利用VR的真實感帶出幕後的世界。
VR電影《5×1》總片長約一個半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