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航空自衞隊特技飛行隊「藍色衝擊波」周三在東京市中心上空畫出奧運五環。
日本航空自衞隊特技飛行隊「藍色衝擊波」周三在東京市中心上空畫出奧運五環。

  (星島日報報道)東京奧運即將於明日開幕,儘管許多日本人反對,奧運還是在延期一年後「硬着頭皮」舉行。主辦方的花費嚴重超標,甚至失控,《華爾街日報》形容,這場奧運「正變成一場代價二百億美元(一千五百五十五億港元)的血虧盛宴」。贊助商與經濟領袖也紛紛與東奧割席,紛紛宣布領導層將缺席開幕禮。日媒報道,考慮目前疫情,日皇德仁的開幕宣言擬避免使用祝賀的措辭。

  東京在二〇一三年贏得夏季奧運會主辦權時,預算僅為七十三億美元,東京奧委會公開帳目顯示預算已達一百五十四億,但政府審計人員表示,奧運最終花費將飆到驚人的二百億美元,接近原本的三倍。日本贊助商則投入了三十多億美元,是歷屆來自東道國企業的最大贊助金額。

  奧運場館花費是超支主要問題之一。東京為了奧運會總共新修建了四十三座新場館,主場館「新國立競技場」選了已故建築女王哈迪德(Zaha Hadid)的設計,未動工已超出預算一倍。後因被民眾炮轟浪費金錢,又嘲諷場館外型像女性生殖器官,計畫推倒重來,改由本土設計大神隈研吾操刀。但這個方案用到來自全國四十七個都道府縣的鋼鐵和木材,預算也要十六億美元。

  體操館的設計和方案幾乎沒有變動,但是在二〇一九年竣工的時候,兩億美元的花費依然是預算的近兩倍,奧運水上中心的花費則為五億四千萬美元。隨着進口建材漲價,加上疫情期間人工暴漲,每一座場館都大幅超支。新冠疫情令東京奧運推遲一年,也導致了各項成本直線飆升。單是場館的維持及準備工作改期,就多花了十六億美元。此外,東京奧組委蓋了二十一座供運動員居住的奧運村,花費也達到二十億美元。東京奧組委預計在奧運後出售這些公寓以回收成本,但近年日本陷入「低欲望社會」,詢問預售的民眾寥寥無幾。疫情下東京奧組委還不得不增加防疫的預算,這部分的花費也高達九億美元。因疫情之下決定閉門作賽,原本近九億美元的門票收益銳減,旅遊、餐飲、交通和購物消費等「奧運經濟」也泡湯。

  日本投入大量金錢,疫情之下強行舉辦的奧運卻受盡嫌棄。鑑於民間反對舉辦奧運的聲音強烈,企業似乎擔心社長出席開幕禮將引起消費者不滿。豐田汽車作為奧運全球合作夥伴之一,日前宣布在國內抽起奧運相關電視廣告,社長豐田章男不會出席開幕禮。東京奧運最高級別贊助商松下也表示,社長楠見雄規將放棄出席開幕禮。電訊巨頭NTT、NEC也相繼示意高層不會出席。相關人士坦言:「也考慮到輿論。拋頭露面沒有任何好處。」日本三大經濟團體領袖,包括日本經濟團體聯合會(經團聯)會長十倉雅和、日本商工會議所會長三村明夫、經濟同友會代表幹事櫻田謙悟,陸續確認將缺席開幕禮。

  日皇德仁周五會在開幕禮上發表開幕宣言。共同社報道,昭和天皇在一九六年東京奧運的開幕宣言使用「祝賀」一詞,但這次奧運面臨疫情惡化,對於舉辦奧運意見分歧,象徵國民統合的天皇,在開幕宣言用詞必須加以斟酌。日政府與東京奧組委正在討論,在疫情下應極力避免使用帶有慶祝意涵的詞彙。

  不過,日政府認為,此次奧運會的國際電視觀眾數量龐大,日本仍將從中受益。野村綜合研究所經濟學家木內登英說,外國人雖無法親眼觀戰,但仍會觀看奧運比賽,並且他們可能會在疫情過後赴日本旅遊,這方面仍有潛在的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