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黃梅縣內發生滑坡,導致5戶共9名村民遭活埋。在已經持續了一個多月的汛期期間,中國南方已經發生了無數起這樣的事故了。就拿廣州來說。5月中旬的廣州下起了連場暴雨,持續不停的雨水讓廣州幾乎癱了,以至於連一向穩定的廣州地鐵都出現了站點被雨水倒灌的現象,部分線路更是要暫停運營接近一個月的時間。單就5月21日到22日的一場暴雨,已經造成了四條人命。
這場暴雨在廣州肆虐著的同時,也開始降臨其他地區。6月初,汛情在貴州、江西和廣西等多個省市發難。廣西是這幾個地方裏最早被影響同時也是影響最大的,桂林山水的代表陽朔縣在這段時間幾乎被淹了個透。
截至6月7日,陽朔縣已經有共計1881戶人受災。桂林其他地區還有許多房屋因為頂不住洪澇沖刷,直接塌了。不止農村的自建小泥房倒塌,幾層高的水泥房也塌了。
桂林的情況稍稍放緩之後,又到貴州的民眾受苦了。強降水天氣導致貴州遵義5人遇難8人失聯。短短三四天,貴州暴雨的受災人數已經達到43.8萬。被水災破壞的農作物面積高達17.5千公頃,無數農民失去了收入來源。期間10人死亡,14人失蹤,24條人命或失去或危在旦夕。
汛情在重慶同樣造成巨大損失。重慶綦江發生的洪災截至7月1日造成1人死亡1人失蹤,6萬人受災。
江西因為強降水發生的內澇同樣誇張。江西省內多地大面積受災,陸路通通變水路,當地民眾出行只能靠船。
這場水災裏最慘的當屬湖北省民眾,他們還沒緩過新冠疫情的神來,轉眼就要面對另一個災情。偏僻點的地方,房屋的一層甚至二層基本上都淹沒在水下了。截至7月3日,已經有接近2000萬人受災了。
可以說,無數南方人就是在這樣高壓的環境下度過了整個六月的。那些龐大的統計數字,正是由一個個慘痛的案例還有和一條條鮮活的生命組成的。
更可怕的是,這場讓大半個南方遭罪的水災開始於5月中,卻一直持續到現在。時至今日,還有很多地方仍然受到降水和洪澇侵襲。按照往年的規律,汛情一般會持續到八月份。這就意味著,在接下來的一個月中。
因為水災而發生的不幸事件和受災人數還會難以避免地增加。
但對持續了一個多月的水災,很多民眾都不太知道或者不太關心。不少人帶著陰謀論,揣測是中國國內媒體「報喜不報憂」。但這種說法根本站不住腳,因為中國國內媒體實際上一直對水災進行詳實報道的。有分析認為,水災覆蓋的面積相對疫情來說更小,太多不在災區的民眾不把南方水災當一回事,面對相關新聞報道也沒有興趣關注,加上水災地區也更偏僻,比如歙縣、陽朔、黃梅這樣的地名很多人根本沒聽過,就更不會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