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手掃射了Union鎮的鎮長辦公室,槍戰過後,建築物布滿彈孔。美聯社
槍手掃射了Union鎮的鎮長辦公室,槍戰過後,建築物布滿彈孔。美聯社

槍手乘坐皮卡,與警方發生槍戰。美聯社
槍手乘坐皮卡,與警方發生槍戰。美聯社

美國邊境附近的一個墨西哥小鎮發生血腥槍戰,一群槍手掃射Union鎮的鎮長辦公室,包括17名疑似販毒集團槍手和四名警員在內的21人死亡。幾天前美國總統特朗普還說,要把販毒集團指定為恐怖分子,引發了雙邊關係的緊張。
據路透社報道,與美國德州接壤的Coahuila州政府說,當地時間11月30日中午,州警察與一群全副武裝、乘坐皮卡的槍手在邊境城市Piedras Negras西南約40英里處的Villa Union小鎮發生衝突。
Coahuila州長里克爾梅說,該州已「果斷」採取行動對付販毒集團武裝分子。這一次的槍戰中,有四名警員被殺,還有六名警員受傷。里克爾梅說,槍戰持續了一個多小時,在此期間有十名槍手被殺,其中三人是被安全部隊追捕的販毒集團成員。州政府發表的聲明稱,槍手掃射了Union鎮的鎮長辦公室,州警在這些販毒集團成員逃離小鎮後展開追捕,並於12月1日凌晨擊斃了另外7名槍手。
墨西哥暴力事件頻繁,往往涉及毒販及黑幫。北部索諾拉州上個月剛剛發生近年來死傷最嚴重的、針對美國人的襲擊事件,導致3名婦女和6名兒童死亡。此事震驚全美,特朗普隨即向墨西哥表示,願意協助該國向販毒集團宣戰,「讓他們在地球上消失」。之後特朗普又說,他會將墨西哥的販毒集團認定為恐怖分子,這番言論造成兩國關係緊張。墨西哥總統洛佩斯11月29日回應特朗普說,他不會接受任何外國勢力,在墨西哥採取干涉行動,即便是對付暴力犯罪集團。
貧窮才是萬惡之源
雖然墨西哥內戰早在1920年已結束,但該國的治安卻因毒品泛濫,使民眾長年活在戰爭陰影中。無論從1970年代美國開打毒品戰爭,還是2006年墨西哥的「翻版毒品戰爭」來看,美洲大陸的毒品泛濫,不單是依靠壓止北美洲龐大的市場需求,更需要讓一眾位於供應鏈中、上流的發展中國家,找到種植毒品以外的經濟作物,才能真正完成消滅毒品的目標。對墨西哥人而言,販毒帶來的飛來橫禍,猶如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這一次槍手直接攻擊鎮長辦公室其實不算甚麼,10月中旬,當墨西哥軍隊拘留了知名毒梟「矮子」古茲曼的兒子奧維迪奧(Ovidio Guzman)後,其所屬的錫那羅亞集團(Sinaloa Cartel)隨即展開復仇。除了架設路障外,該販毒集團的殺手居然突襲了第九軍區的設施,造成14人死亡(當中四人是平民)。
更荒謬的是,墨西哥安全部長辯解說,因為國民警衛隊遭到猛烈圍攻,迫使他們因安全考慮而撤離,這一切都是為了「恢復城市的平靜」,反映出販毒集團的實力已經可媲美常規軍。
早於2006年,墨西哥時任總統卡爾德隆就發誓要以戰爭,肅清毒販,然而十多年來罪案數字不跌反升。
據墨西哥國家統計局的資料,去年共有35964宗謀殺案,是該國現代史上最暴力的一年。與此同時,墨西哥的毒品集團數量由6個大增至37個。
有分析認為,以軍事化的鐵腕手段打擊販毒組織,治標不治本。由於毒品行業的流動性甚高,容易應對突如其來的外在環境轉變後(如核心成員遭逮捕、內部分裂等),重新組織,再度活躍。
一直以來,墨西哥當局只顧解決問題的表象(即毒品、槍枝、幫派衝突),而非針對地解決貧窮這一萬惡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