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三藩市的Twitter總部。
位於三藩市的Twitter總部。

  (星島日報報道)根據美國當局的訴狀,沙特阿拉伯政府官員利誘社交平台Twitter的兩名員工,以不正當手段刺探逾六千用戶的個人資料,包括曾公開批評沙特政府的異見人士的資料,其中一個目標人物是在Twitter有超過一百萬名追隨者的沙特記者(無公開姓名)。聯邦調查局(FBI)調查後,當局起訴此兩人及一名沙特人為沙特做間諜,其中一人被捕及押上法庭,另一人已逃出美國。

  檢察部門提交三藩市地方法院的起訴狀,詳述沙特官員如何協調行動,收買Twitter員工去刺探用戶。兩名涉案員工,本身的職責都毋須接觸用戶的個人機密資料,但他們卻透過不正當手段進入公司的系統,取得數以千計用戶的資料供應給沙特。其中一名被捕員工是四十一歲的美國人阿布阿穆,在Twitter任職媒體夥伴經理,二〇一五年曾負責該公司在中東地區的事務,現已離職,他周三下午在西雅圖聯邦法院提堂。另一人是在該公司任職工程師的三十五歲沙特公民阿爾扎巴拉。兩人在二〇一四至一五年受招募。

  調查人員發現,一名替沙特皇室擔任社交媒體顧問的沙特人,曾安排阿爾扎巴拉從西岸三藩市飛往華盛頓,與沙特皇室一名不知名成員秘密會面。起訴書說:「阿爾扎巴拉返回三藩市後的一個星期內,便開始在未經授權下,以不正當手段進入Twitter系統,取得大量用戶的個人機密資料。」調查人員透露,受影響的有超過六千名用戶,包括沙特執法部門曾通過正式途徑要求Twitter交出資料的最少三十三個用戶。阿爾扎巴拉的上司發現問題後質問他。阿爾扎巴拉承認有這樣做,但他當時辯稱只是出於好奇。他事後被勒令放假,遭收回公司供應的手提電腦。

  調查人員稱,被逐出公司後第二天,阿爾扎巴拉帶同妻子和女兒登上一架飛往沙特的班機,從此再沒返回美國。當局已向他發出通緝令。據稱阿布阿穆獲得三十多萬美元酬勞,與一隻價值超過兩萬美元的宇舶(Hublot)表。起訴書沒有詳述阿爾扎巴拉獲得的報酬。

  著名記者阿齊茲的帳戶也成為疑犯的目標。阿齊茲與《華盛頓郵報》的專欄作家卡舒吉曾有聯繫。沙特異見記者卡舒吉去年在沙特當局指示下慘遭謀殺,在沙特駐土耳其伊斯坦布爾領事館內遭肢解。美國聯邦檢察官安德森在聲明中說:「美國法律保護美國企業不受外國非法入侵。我們不會讓美國企業或技術違反美國法律,淪為外國的打壓工具。」聲稱與美國當局密切合作的Twitter宣布,今後「僅限於有限的、經培訓和考核的員工」可接觸敏感帳戶的訊息。

  三十歲的沙特公民阿穆塔里是關鍵中間人,起訴書指他掌控一家社交媒體行銷公司,替皇室慈善機構與皇室成員工作,包括「皇室成員一號」。《華盛頓郵報》稱,「皇室成員一號」即沙特皇儲小薩勒曼。他和上述兩名Twitter前職員都被控為沙特做間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