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暴警察周二在聖地亞哥拘捕示威者時,遭另一示威者從後擊打警察頭部。 法新社
防暴警察周二在聖地亞哥拘捕示威者時,遭另一示威者從後擊打警察頭部。 法新社

  (星島日報報道)智利生活成本高昂,尤其是首都聖地亞哥,過去十年房價上漲百分之一百五十,但工資只漲百分之二十五。智利雖為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成員國,七成的人口月入不到七百七十美元(約六千港元),超過六成的人口債務纏身。

  智利的社會動亂始於聖地亞哥調漲地鐵票價,其後示威者的抗議目標擴大至政客貪污、公共服務品質欠佳及社會不公。聖地亞哥大學政治分析家達梅爾特指出,智利爆發的抗議活動是一個已經孕育了很長時間的現象,示威者主要是三十歲以下的新生代,未經歷過獨裁政府,敢怒敢言,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所以他們的抗議很容易發展成暴力。另一方面,包括總統皮涅拉和反對派在內的智利政經精英,不願正視民眾的訴求,面對社會動亂的反應冷漠,一味派軍隊以武力鎮壓,統治者變成民主重建的障礙,結果令不容忍現象和暴力加劇。

  安地斯大學政治學教授曼蘇伊表示,這場危機之所以如此持久,是因為一般統治階級,尤其是政治階層,尚未能夠闡明、遏制或為社會弊病指明方向,而人民覺得不能依靠政府機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