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者在港鐵葵芳站閘口射水,阻止防暴警追捕。陳浩元攝
示威者在港鐵葵芳站閘口射水,阻止防暴警追捕。陳浩元攝

防暴警向港鐵葵芳站的示威者,發射橡膠彈,示威者則以滅火筒噴出煙霧抗警。有線電視畫面
防暴警向港鐵葵芳站的示威者,發射橡膠彈,示威者則以滅火筒噴出煙霧抗警。有線電視畫面

有示威者在長沙灣警署外,點著易燃液體燒出一條火路。梁譽東攝
有示威者在長沙灣警署外,點著易燃液體燒出一條火路。梁譽東攝

香港深水?及港島東11日有大批示威者違法「上街」,當中九龍及新界區至少五間警署再被包圍,示威者堵路、縱火、以雷射槍射警,甚至擲汽油彈入警署燒傷警員。警方針對示威者「快閃」分散聚眾,改變策略先施放催淚彈,再由防暴警及速龍小隊快速拉人,又派警員穿黑衣混入示威者群,驅散人群並拘捕多人。香港政府12日晨強烈譴責暴力示威活動,強調警方必嚴正執法。
原定深水?的遊行起點楓樹街球場,11日15時許,觀眾席坐滿黑衣人,附近一帶大部分店鋪排檔均沒有營業,上周協助清場的「銳武」裝甲車亦在深水?警署內蓄勢待發。示威者在球場出發後,走出長沙灣道,兵分兩路,分別在西九龍中心對開欽州街及荔枝角道設置路障,包圍深水?警署與警對峙,另一批示威者則另開「戰線」,在長順街設路障包圍長沙灣警署,示威者不斷辱罵及以雷射槍照射警署和警員,兩間警署報案室服務須暫停。
至17時許,兩間警署的警員數度舉起黑旗,深水?警署的警員率先向示威者施放多枚催淚彈,逼使他們後退,多名防暴警分成兩批推進,當中在欽州街拘捕多人;另一邊廂,長沙灣警署警員舉過黑旗及橙旗後,亦發射多枚催淚彈,兩次行動驅散示威者。
但沒多久,示威者轉戰彌敦道近柏麗購物大道包圍尖沙咀警署,又將水馬推至警署外,甚至將汽油彈及硬物擲入警署,一名正在警署內布防的軍裝警員,遭汽油彈燒傷兩腳,送醫院治理,經診斷後證實左腿有一成二級燒傷,右腿百分之三則一級燒傷。據媒體稱,現場還有示威者使用疑似仿製M320榴彈發射器的氣槍。
防暴警在尖沙咀警署舉黑旗及橙旗,並從高處連放多枚催淚彈。其間一名女示威者眼罩疑被催淚彈擊中爆開,導致右眼球受傷流血,或視力受損失明。
警否認在港鐵施催淚彈
逾百名防暴警及速龍小隊在彌敦道及柯士甸道設下防線,戴上防毒工具及手持盾牌,在施放催淚彈後隨即展開驅散行動,拘捕多名示威者。
警員其後在彌敦道一家酒店外布防,區內秩序逐步回復正常。
另一批示威者20時許轉戰葵涌警署對開,約500人設置路障與警方對峙,多名防暴警出動將部分示威者逼入港鐵葵芳站內,遇到示威者開水喉及滅火筒反擊,登時站內大堂煙霧瀰漫。有人指警方向站內發射催淚彈,但警方回應稱僅發射橡膠彈,未有發放催淚彈。
另一方面,逾200名防暴警在葵涌警署外施放催淚彈驅散人群,並將防線推前,港鐵一度關閉葵芳站。同時示威者亦包圍沙田警署,被防暴警施放催淚彈驅散。
數十人「快閃」佔領紅隧口
另外,數十人11日中午由維園出發乘搭港鐵「快閃」佔領數個紅隧收費廣場,「批准」駛經車輛免費經紅隧往香港,歷時約三分鐘,又至少三次在告士打道「快閃」堵路,晚上亦有示威者以路障堵塞觀塘道來回行車線及窩打老道往沙田方向的馬路。
香港警務處處長盧偉聰當晚探望受傷警員,強調警方必定全力追究。香港政府12日清晨強烈譴責暴力示威活動,強調警方必嚴正執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