橋頭地檢署(圖)僅依刑度較輕的過失致死罪起訴女童的父親。中央社資料圖片
橋頭地檢署(圖)僅依刑度較輕的過失致死罪起訴女童的父親。中央社資料圖片
圖為案發現場監視器畫面。中央社資料圖片
圖為案發現場監視器畫面。中央社資料圖片
女童遭高壓空氣噴槍奪命案,圖為同款噴槍。網上圖片
女童遭高壓空氣噴槍奪命案,圖為同款噴槍。網上圖片

高雄女童疑被噴槍奪命案,橋頭地檢署偵查後,認定女童自行把玩噴槍喪命,而生父鄺男是現場唯一親屬,卻任由3歲女童把玩噴槍,涉及「照顧疏失」造成其死亡,14日依過失致死罪嫌將他起訴。雖然鄺男未通過測謊,但檢方無法據此認定他確實有故意殺人行為,鄺男因而逃過殺人罪責。

起訴指出,今年1月20日下午,女童隨著鄺父前往左營某加油站自助洗車,疑因持噴槍玩耍,導致空氣噴入口中,鄺父之後發現女兒身體癱軟、抖動抽搐,隨即上前拍背、按壓胸部及人工呼吸,送醫不治。
檢警勘驗現場錄影帶,採集指紋、DNA,連同錄影帶等證物,送調查局、刑事局和法醫研究所等單位鑑定或化驗,經比對空氣噴槍握把距離與女童手指長短,確認女童可用雙手按壓空氣噴槍把手,且空氣噴槍握把及噴嘴上所採唾液型別與女童相符。
法醫解剖判定女童口腔及咽喉部分,是遭空氣噴槍所噴出的高壓空氣灌入,致頭、頸、胸及腹部氣腫,頸部血管遭皮下氣腫壓迫,肺臟內部破裂出血,腸繫膜氣腫明顯充血,心臟內氣體栓塞死亡。
檢方綜合現場證人、鄧母的供述,認為案發時女童年僅3歲,無自主照護自己能力,而生父鄺男是現場唯一親屬,卻任由女童把玩噴槍,將噴槍放入口中並噴氣,沒有隨時注意女童的情況,進而導致女童重傷死亡,涉及重大照顧疏失。
另據《自由時報》報道,刑事局幹員另對鄺男進行測謊,被問及:「加油站的氣槍如何放入女童的嘴裏?」生理圖譜反應在「你放進去的」,經圖譜反應研判,加油站的氣槍應由鄺男放入女童嘴裏。
但另被問及:「加油站的氣槍進入鄧女嘴裏時,你手上拿甚麼東西?」、「有關案發當天,你拿氣槍放進鄧女嘴裏幾次?」所得之「無法鑑判」測試結果互相矛盾。鄺男並在測前會談否認拿氣槍對女童嘴噴氣,但經測試結果,亦呈不實反應。
雖然鄺男未完全通過測謊,但承辦檢察官認為,無法據此認定鄺男確實有將空氣噴槍置入女童口中噴氣,依偵查所得的證據,認定鄺男涉犯刑法過失致死罪。
女童噴槍奪命案14日偵結,女童母親鄧婦得知結果後數度哽咽,表示尊重檢方,但無法接受,她指噴槍是從口腔、咽喉進去,不是一次造成的,質疑為何要進去兩次?
鄧婦說「會幫女兒爭取公道!」沒人能接受女兒出去2、3小時,然後被噴槍噴死,事後她將女兒祝福爸爸開店的影片寄給鄺男,對方畏罪沒有回應,兩人已經沒有聯絡。
鄧婦說,她每天悲痛萬分,女兒如此乖巧懂事,也希望和爸爸住在一起,她才會渴望結婚,哪知道鄺男有這麼多前科。至於鄺男動機,鄧婦不願多加揣測,她說鄺感情世界紛亂,沒有證據不好說甚麼。
鄺男則強調,尊重司法,相信會還他清白。他說,發生這件事,大家都很難過,起訴書上指述他有疏失,必須承擔,他心裏的內疚、傷痛,難以言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