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航機師罷工從喊話變成行動,外界將矛頭指向董座何煖軒。兩年多前,何在華航空服員罷工聲中上任,身段柔軟、對空服員7大訴求照單全收,等同鼓舞了工會運作,如今面對機師春節罷工鐵板一塊,因民怨沸騰各方壓力接踵而來,連交通部長林佳龍都公開指華航態度強硬,何態度雖已放軟,9日晚勞資談判依然沒有共識。
2016年6月華航空服員罷工,行政院長林全炒了當時的董事長孫洪祥與總經理張有恆,何煖軒接任董座在府院高層授意下,笑笑地面對空服員罷工有求必應,除了允諾恢復松山報到制度外,勞資爭議最大的外站津貼提高為每小時5美元,也允諾分階段完成。
何煖軒當時24小時內解決罷工危機,表面上雖達成勞資協議,全盤照收的結果,學者就憂心預判「總有一天得還債」。果不其然,華航人事成本因而暴增,各工會也開始吵著要糖吃,就算何帶領華航賺錢,一大部分又被人事成本吃了回去,加上工會各種言詞羞辱,讓何煖軒極度不悅。
去年機師工會醞釀罷工時,華航早已做好準備,與十多家航空公司談妥協助疏運,就算機師不上班,也能向他航借來組員維持運能,但在官方介入下,罷工沒有成真。
今年過年前機師再鬧罷工,華航早已做過沙盤推演,好整以暇,連新聞稿措辭都是尖酸帶刺,當機師工會8日凌晨一宣布罷工,華航各部門立刻啓動,陸續讓航班順利飛出,首日只取消14個航班,比颱風天取消得更少,被交通部官員戲稱「可當全世界航空公司的罷工教材」。
何煖軒出身警界,獲昔日長官台北市前議長張建邦歷次拔擢,擔任高鐵局長與交通部常務次長任內,更因高鐵通車一事,頻頻與立委、媒體互槓,給人留下「作風強硬」的形象。
如今島內航空史兩度罷工都發生在華航,對上市公司華航信譽大為折損,何煖軒當務之急須重新檢視勞資關係,對第一線員工、包括地勤人員的態度要再放軟,不能出了狀況,才緊急兩度至地勤慰問,難怪不少地勤人員對董座的現場慰勞一點都不領情。畢竟雖是民營公司,官股佔35%,董事長是官派,等同政府團隊一份子,就不應坐視罷工事件發生,讓民眾春節旅運受阻、旅客成了勞資抗爭犧牲品。
未來華航勞資關係,何煖軒該如何兼顧雙方權益與公司營運成本,將會是最大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