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媒體人趙少康建議國民黨參考美式初選,拉高黨內總統候選人新聞熱度,立意良善,「準確度」更勝全民調;不過,台灣跟美國的選舉制度、基礎不同,諸多技術問題也待克服,恐淪為熱鬧有餘、但選民未必買帳的自扮家家酒。
美國由於地方相當大,各州也有不同作法,初選拖的時間非常長,第一個舉辦初選的州與最後一個辦完初選的州,時間上差距相當大,所以黨內參選人才會逐漸淘汰,但過程中的激辯與造勢,確實讓初選有如嘉年華會。《中國時報》分析,採取美式初選,主要好處是拉高可能候選人的全國聲量,深入各地讓各地選民都能認識,也隨時成為新聞焦點。理想狀態下,國民黨可藉此成為新聞焦點,在辯論、競爭過程中,不僅能挑出最適當的候選人,也有助於年底選舉拉抬整黨聲勢。但畢竟制度仍然不同,即使在美國,每州的初選方式也不同,究竟要採取哪種方式?有的是辦提名大會,有的用黨團會議決定,如果是採用間接選舉,就變成把提名權交給地方黨部一般。
假設國民黨想採取選民直接投票方式,究竟哪些人是「選民」?是限定「黨員」,還是放寬到新進黨員跟失聯黨員也可;又或是乾脆開放全民投票?那會不會又要開始擔心綠營灌票、派系綁樁等等問題。
如果國民黨採取「限定黨員」投票,那辦再多辯論跟政見會也白搭,因非黨員都不會覺得跟自己有何關聯,最後又變成比人頭黨員和綁樁多寡。如果開放黨員之外,又要開始算綠營灌票機率,算加權比例。
不可諱言,「真刀真槍」的美國初選制度,確實比全民調準確、公平,也更能達到造勢效果,未必要以為特定人量身訂做來評斷。但在執行上,卻有太多難以克服的問題,在國民黨內為2020搶破頭之際,貿然做此「突破性改革」,只是治絲益棼,為黨內初選埋下不定時炸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