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近來的現象,相當不妙!我講乜呢?正是飲食業。香港有一萬六千五百家,今次呢個浪,比三、四月時更勁,可能捲走……

  大家可記得,上一波飲食業最淒慘期,為二○○三年「沙士」時,真正賤物鬥窮人,通街都標榜十蚊碗魚蛋粉、雲吞麵。其時,仍幸運地家家可以開鋪,只不過消費力狂低,故唯有靠打減價戰,以博取生存。

  今一浪的慘處,為堂食都冇埋,相信連鎖式快餐店靠外賣,仍可頂得三兩個月,但大酒家、酒樓或主攻酒席的,真係可能會瓜直。底子厚的,例如陸羽茶室,一於關門到另行通告為止,但部分要捱租的,則慘矣。

  講下Good Old Days。港島某名牌街坊食肆專攻海鮮,近年晚晚爆瀉,一位難求,幾乎要趕客。

  我兩年前打電話去訂位,問老闆:「XXX,想訂一圍,閒日可以 ,唔阻住你周五六日,要房,最少都要間屏風。唔該寫八千蚊全包,十二位,一於你發辦,食乜都冇所謂,唔使名貴,最緊要好味及有少少驚喜,掂唔掂?」

  「碌Sir……唔好意思呀,如今我 訂一圍,最低消費要過萬蚊 ,不如寫張萬鬆 蚊菜單畀你睇睇好唔好?閒日來,應該得 !」

   ?閒日一圍都要過萬蚊?你估五星級酒店乎?街坊生意咋喎。無奈,既然佢咁爆,唯有讓位比其他更「需要幫襯」的消費者囉。於是回應:「咁……同我 預算有多少出入,等我徵求其他老友意見,再煩你啦!」冇乜 唔 ,市場決定一切。佢開得口要過萬元一圍,當然有大量需求啦。

  不過,哎 ,真真風水輪流轉,呢個疫情,肯定打得不少名店好傷!過去一個月,我不停收到上述食肆的「疫情菜單」,聲明「回饋貴客,一同抗疫」。死咯,最平竟推出盅頭飯,排骨/北菇雞/梅菜肉餅/煎蛋牛肉,全部一律十八元。

  真真一葉知秋,由叫價萬幾元一圍老友聚餐,到通知小弟推出十八元盅頭飯,肯定慘到見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