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愈來愈嚴重,政府因此於上星期三全日禁止食肆堂食,結果很多打工仔要在街邊吃飯,不少人都拍下了大家吃飯時的苦況,覺得工人們相當可憐,情景也相當震撼。

  不過,一大夥人在街邊吃飯的情景並非第一次見,因為我都曾有這種經歷。還記得自己剛入行當演員,在外拍戲,很多時一連幾日都和其他演員一起露天吃飯,有時是荒山野嶺,有時是大街小巷,中環的公園亦試過不少次,但當時不會覺得一群演員蹲在街邊吃飯是痛苦的表現,可能因為初生之犢不畏「苦」,加上當時並沒有疫情的威脅,故此有時還會覺得別具風味。

  當然,一眾特約演員可能心\xf9堥瓣ㄛO這樣想,而是每嚥下一口飯都帶著一泡眼淚也說不定,因為當演員,錢已不是賺得很多,還要蹲在街邊吃飯,故可能會認為出賣的不是勞力,更不是演技,而是尊嚴。

  而且有一點很重要的,是這種景況是苦與否,並不在於賺錢多與少,而是在於是否出於自願,以及還要面對這情況多久。如果只是一餐半餐,尚可以跟自己說只要捱過這一餐就沒事,最怕是疫情不知何時完結,這樣的情況不知要維持多久。幸而禁堂食後,陸續有設施開放給予工人吃飯,大家才總算有所選擇。

  而這件事最可悲的,是有記者影到有清潔工人午飯時間在垃圾房\xf9埵Y飯,這看起來叫人痛心,因為四圍的環境污糟邋遢,和我一同看到報道的人都忍不住說陰公!但其實最陰公的,不是他當天要在垃圾房\xf9埵Y那個既不美味又不便宜的飯盒,而是其實他每天都是在垃圾房\xf9埵Y那樣的飯盒,只是今次剛巧有這件事讓大家看見,以為他是在疫情下才被逼這樣吃飯,實情是這是他每天的寫照。

  因為工作繁忙,吃飯時間少,跑出去吃個飯再跑回來,吃飯時間已過,唯一可以做的是買個外賣飯盒回來,面對著一大堆垃圾吃,如此,一眨眼就幾個寒暑,只不過到了今天才有人知道他的辛酸而已。

  最尾其實是我的幻想,但我有理由相信,香港總有很多角落藏著這樣生活的香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