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次見William Hill,八個多月前的事了(二○一九年十一月三十日)。那是學校一百五十周年慶典晚宴,剛吃過頭盤,大家已急不及待,站起來,離開座位,四出找尋多年不見老朋友,談幾句去了。

  William身高六呎二吋,在人叢站著,十分顯眼。該是他先發現了我,主動走過來,與我打個招呼。每次見面,他總是笑容可掬,問:「你一切可好?」

  William是我們那年代的短跑好手,一百米、二百米、四百米紀錄保持者。在校內是「明星」,在學界、香港公開賽,也是一哥來的,是第一位代表香港參加奧運短跑的香港選手。難得是這樣的一位出色運動員,為人謙遜有禮,與他見面的機會不多,每一趟,都是他主動走過來(他的步伐,比起我們,就是快那麼一點點)。

  「我總是希望我保持的紀錄,早日被我的師弟打破,而我在學界的成績,亦可讓友校運動員超越。」William是要等到他差不多到退休年齡,保持百米十點六秒紀錄,才讓同門師弟以十點四秒打破了。

  William已成了學校的傳奇人物。他曾先後返回母校,在周會與同學分享他的跑步經驗:當年校長Mr. Lowcock是他的伯樂,對他的鼓勵,讓他一生受用。在校際學界運動大賽,他又會抽空到來觀戰,為師弟打氣。有好幾次,見他站在一旁,遂請他在現場,為師弟講幾句振奮人心的話。他笑著回答:「不用的了,看著他們能夠全力以赴,把潛力發揮出來,做到最好,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