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 子)

  在一切錯亂顛倒,酷暑燥火的日子\xf9堙A早上為甚麼還要起來?

  因為要活下去。因為不服輸,因為不可以讓那些八公八婆得逞。

  要對自己的生命負責。其他人不想你過得好?偏要「高高興興活下去」,想起就開心,你奈得我何!

  究竟怎樣令自己高興?每個人的定義不同,佛家稱世俗人有六識:「眼」「耳」「鼻」「舌」「身」「意」。

  首先是「眼」。照常上班去,照常勞動交戲。 但是私底下,計劃今晚給自己一個視覺享受:看一套渴望已久的電影,看一本新書,或一部寫真集。重點是要真心歡喜,一定要令自己高興。

  不幸無可看之物,則要揀一首好歌,聽一段喜歡的音樂。崑曲也好,尤真尼傑辛的鋼琴演奏也好,喚醒沉睡的意志,撫平你傷痕纍纍的心靈。

  更快見效的是「鼻」。尋找喜歡的香味。有人認為「C5」是永恆。其實「蒂婀小姐」夠清新。亦有朋友想念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毒藥」,以及帶來的愉快回憶。

  甚至簡單如玫瑰花香、下午的烘麵包香,或來一杯藍山咖啡等,令你覺得世界仍是美好。

  第三種「舌」,主要是飲食享受。雖然,最近我們被逼吃得像屎,人身價值被貶至最低,但是美食總令人振奮,每日一定要吃一種喜愛的食物。

  「身」不幸受制。限聚,限口罩,限游泳,限運動,限旅行,限美容按摩,限與人接觸。然後你告訴我:這樣做可以活得健康?不如早晚洗一個澡。

  要是以上五種感官,仍不能令你高興,最後還有「意」:想像,思維,意志。

  表面上自由,不受管束,卻慎防受外魔侵擾。一定要想開心事,別要被逼瘋,這是我們的最後防線。

  對生活感憤怒不滿?更加要活得高興,是為最強反擊。這是我們最基本的生存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