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阿牛投書

  1. 意想不到的騙術手段

 

幾天後的一個早上,我睡醒後,看到了騙子發來的短信,說:“我不行,要再麻煩你了。我跟神說有沒有其他的方法幫我,我在迷茫的時候該怎麼辦?你能告訴我嗎?”

我看到信息,就生氣了。他還在裝虔誠,想我可憐他,給錢他,但是我卻罵不出口。他是一個完全在黑暗裡的人,把羞恥當榮耀,把愚拙當智慧。我識破騙局後,反而覺得他比以前更可憐了。如果他沒騙我,我還真想交他這個朋友,救他一把。但他沒珍惜這個機會,就連真正得幫助的機會也沒有了。我現在真的沒有任何方法幫他了。

我回他信息:“唯一的路就是悔改認罪,禱告相信。你沒有悔改認罪,也沒認真禱告,神不會幫你的。”

他回我:“我不是跟你說這個,而是弟妹要生活。我不忍心騙那些有年紀的人,現在根本沒業績。我就因為信了神,心就軟,現在生活出問題了。我禱告希望可以解決金錢的壓力,我餓沒事,但我至少要照顧他們可以打工讀書。”

我看到他的回復,覺得自己實在幼稚,還幻想著他能真正地悔改。他心裡只有錢,說的每句話都是精心設計的,為了要激發我的責任感和同情心。我說:“你不需要擔心你弟妹,只管照我的話去做,禱告認罪。神自然會照顧你的需要。忘記你的弟妹,向神好好認罪。”

他說:“忘記?” 我說:“對。忘記他們。”

他好像愣住了,說:“我母親臨終的囑托,我一刻不忘。你竟然說這麼無血無淚的話,因為信神,要我不孝。”

他還在裝孝順。我說:“我為你這事禱告過了。神向我顯明了,他們是兩個根本不存在的人,記住來幹嘛?”我說的沒錯,我的確多次為這事禱告,求主引導我。後來我在禱告裡有感覺找李教授,藉著他,主向我顯明了事情的真相。

他愣住了,說:“什麼不存在?你沒兄弟姐妹吧。原來是這樣,是你認為我騙你。”

他真是厚顏無恥,到現在還在裝。我膽子大起來了,就說:“那你把你弟妹聯絡給我。他們真在,我收養他們。”

他說:“你要幫我的時候,我說不需要了。為什麼要你自己找他們,你知道嗎?人要會保護自己。你果然是溫室裡的花朵。如果你有心去中國,到時候我會告訴你他們在哪。如果現在告訴你,你抓了他們逼我出來,我怎麼辦?你可是被騙錢啊,心裡不甘心。”

我真是無語了。他明知我不會回國,就拿這個來回答我。我發信息說:“你只需告訴我你姑姑的電話。我跟你姑姑談了,確認是真的,我就回國。”

突然,我的電話響了,他在打我的手機。我愣住了。他說過,如果通電話被發現了,就要被毒打的。他現在發現我識破騙局了,就不顧之前的謊言,要和我對話,因為他不能眼看著布置了兩個月的圈套落空了。他們要把快溜走的獵物抓回來。

我接電話了,想聽聽他說什麼。他說:“你開什麼玩笑?說我的弟妹不存在?”

我愣住了。他的聲音明顯和之前的王威不同,雖然還是清脆,但沒了那警察的威風聲調。後來我才領會,騙子也是聲音專家,扮演什麼,聲音就像什麼。

我說:“不用多說了。你把姑姑的電話給我,我親自問她。一個電話都不給,那我怎麼信你?”

他生氣了,說:“不用了,神都跟你說了。我找人冒充可以吧。你不懂社會,多說無意。”

我聽了,更生氣,說:“沒問題,找吧。你現在給我電話,我現在就打。”

我本來以為他會就此罷休的,但他卻真的把一個電話號碼(134 3910 4917)發給我了。他說:“打吧,有人接嗎?現在可是晚上,談完跟我說。等你打完電話,記得懂得怎麼去相信一個人說的話。這就是你口中的神,我竟然還每天禱告。神有沒有說你錯了?我已信神,但是你不配跟從神。”

他知道我敬畏神,就特意用我的這個弱點來攻擊我。父母愛兒女,歹徒就綁架兒女來威脅父母。想不到信徒愛神,歹徒也可以用神的名字來威脅他們。騙子真是可惡至極,連神都綁架!這招很有用,我不敢回他的話,因為我怕我真弄錯了,有損主的名字。

過了好一會兒,我平靜過來了,就回他信息:“請你不要怪我懷疑你。你曾經騙過我,現在再提起錢,我不得不防備。你真是誠實的,就不要怕被我問。真相只會越問越明。”

他說:“就一個要求,求你想辦法帶他們去美國。你是個教授,我希望給他們最好的教育。我就這心願,你會做到吧。我已經放棄自己了,沒回頭路可以走。我知道收養這兩個孩子,算勉強你了,欠你的,我下輩子還你。”

他的話很真誠,把我弄糊塗了。我真是怪錯他了嗎?我必須求證一下。

於是我撥打了他姑姑的電話。打通了,一個女人接聽了!當時是中國時間的深夜,她好像在睡覺,被我的電話弄醒了。那女人用疲憊沙啞的聲音說:“喂?”我有點不好意思,有禮貌地說:“你是林頭欸的姑姑吧。我是他朋友。我有些事情想問問你。”她好像沒睡醒,用昏昏沉沉的聲線回答:“喔,是嗎?”我問她:“姑姑,我該怎麼稱呼你呢?”她說:“叫我姑姑好了。”我不想打擾她睡覺,就說:“對不起,打擾你睡覺了。我明天再找你吧。”

我掛了電話後,心裡很疑惑。如果這真是個騙局,那這伙騙子真是太厲害了。他們被我識破了後,不但沒有招認,反而演技更上一層樓,堅持做孝子慈哥,還馬上找人扮演姑姑,演技實在太好了。是不是我真的誤會了林頭欸呢?是不是李教授和蔡先生都搞錯了呢?我本來很肯定這是騙局的,但現在我也很糊塗了。

我怕我真是搞錯了,就回林頭欸:“我剛打給你姑姑了,和她聊了一會。她很睏,我明天再找她。希望你能明白,我只有求證了,才能做決定。”

他回我:“不用了,因為我知道你會認為我在騙你。”

我說:“我找朋友談過這事,他們一致認為你在設局騙我,我相信他們。我後來上網查了一下,的確找到一些利用人同情心騙人的案例,所以我就警惕。還有,我後來仔細想了一下。中國是實行一胎政策,能生三個小孩的家庭很少很少。就算生了,還得交巨額罰款才能入學。你家裡貧窮,怎麼有可能生三個小孩,還能上學?在我這些疑團沒解開前,我不能幫你。”

他沒回我。他是被識破了,不想再多說,還是真被我誤會了,在生我的氣?還是我們的通話被騙子集團發現了,他現在被毒打了?我不知道哪個才是真相。

一天過去了,我還是在想著這事。林頭欸是在騙我,還是不是?如果不是,他那麼信任我,我卻誤會他,他肯定很傷心。我的情感發作,心裡就很難受。我覺得我還是信他吧。我不是一個愛錢的人,但卻很重朋友對我的信任。寧可別人都負我,我不願負別人。我就是傻,那就傻到底吧。於是,我發短信給林頭欸,說:“你在不在?”

他沒回我。

我想,他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我說:“我還是不找你姑姑了。我相信你吧。”騙子對我很了解,他們的絕招很有用,我不是他們的對手。我終於屈服了。

就在我要投降時,我的投降信息卻無法發出去。對方把我拉黑了!我再打他姑姑的電話,電話也關機了。後來我才知道,騙子被識破後,都會拉黑,絕不糾纏,這是他們的行規。直到現在,我才終於肯定他們在騙我了。他們的騙術,演技,厚顏無恥,遠在我能應付的水平以上。我在他們面前,只有被宰的份。他們能騙我一次,還可以騙我第二次。如果不是因為我沒錢,如果不是因為李教授蔡先生提醒我,我已經乖乖地把錢給他們了。

 

  1. 回想騙局

 

那天以後,我仔細回想這兩個月來和林頭欸的對話,才慢慢領會他們真是老奸巨猾的大騙子。他們每一步,每一個細節,都經過了計算。

首先,他用林頭欸這個低下的小名,這就讓人覺得可憐。他被迫行騙,痛恨自己的罪惡,晚上無法睡好,。這個讓我馬上同情他,原諒他了。他第一個月不問我要錢,一來是要和我培養感情,二來他知道我剛被騙完,手上沒多少錢了。他一直等到第二個月才要我救他,他把所有可逃之路都封住了,就是要我替他還錢。

他的欠債是8萬人民幣(1.1萬美元)。那是經過了計算的數字。我被騙後銀行裡只剩六千美元。他們知道我的工資每月是八千多美元,扣稅後就是五千多美元,加起來就是是1.1萬美元。他們是要把我剩下的所有錢全部騙光!他們實在壞到極點了。但他們不知道我有別的開支,交了好幾千美元的房稅和信用卡欠款。我是真的想幫他的,但我實在是沒錢。他們看到這樣,就再等一個月,等我拿到新的工資,然後說要借我1萬人民幣。我剛想給他時,就去見了李教授,騙局就被識破了。說真的,我其實已經完全被騙了,如果不是因為我實在沒錢,如果不是因為李教授提醒我,我肯定已經被他們吃到連骨頭都不剩一根了。

他們的騙局其實有漏洞,但我被情感遮蔽,看不不來。他說他媽媽在他小時候就死了,他得乞討把錢交給養母。他現在是25歲,弟妹是8歲,10歲。他媽既然早死,他怎麼有可能有兩個比他小15,17歲的弟妹?另外,中國是實行一胎政策的,他媽怎麼能生三個小孩?哎,有句話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實在沒錯。我實在太糊塗了,被他的謊言一騙再騙。

事情終於了結了。我如同劫後余生的難民,狼口逃生的小兔,覺得自己實在脆弱渺小,一不小心就要跌倒。這事以後,我對騙術產生了巨大的興趣。我去讀了好些關於騙術的書,例如李么傻的《暗訪十年》和《江湖三十年》。原來騙術在中國歷史悠久,早已蔓延到社會每個角落。騙子的手法,騙局的精密,早已是登峰造極,出神入化。我是活在溫室裡的花朵,不知世間險惡。我一直以為只有貪財好色,利欲昏心的人才會受騙,我只要為人正直就不會被騙。但是騙子更擅長於利用人的恐懼,同情心和正義感來行騙。他們是行騙機器,沒有正常人的情感良知,只要能騙到錢,什麼手段都用。他們先用恐懼威逼我,又用美色引誘我,再用同情心來激動我,真是百招齊出,總有一招你會受用。

我在書本上看到了好些利用人同情心的騙局。例如,乞丐有一種讓人毛骨悚然的騙術,叫採生折割,就是採生人,折割他的肢體,去激發人的同情心。他們拐了幼童,把他們的手腳折斷,弄瞎他們的眼睛,毀壞他們的臉容,然後放他們在人群中乞討。人們看到他們慘絕人寰的外表,都忍不住施舍。一個殘疾的幼童每個月可以幫騙子們掙到上萬元!林頭欸用的是電信版的採生折割,編造出一個家庭悲劇,讓我同情心發作,忍不住就要幫他。

 

  1. 騙子又來了

 

我本來以為我和電話騙子的故事就到此為止了。但兩周後的一天早晨,當我還沒睡醒時,電話響了。我一看,是個陌生電話。我的本能反應告訴我,這有可能是個詐騙電話。我接還是不接?根據我以前的經歷,騙子比我厲害多了,只要給他們一個通話的機會,他們就能攀延而上,攻破我的堡壘。但我這人就是好奇,忍不住還是接了這個電話。

電話裡一個清脆的男聲說:“我是國際刑警劉強,來調查你的案件的。”我當時雖然睡意朦朧,但我已經知道這是個詐騙電話。林頭欸曾經跟我說過,凡是自認公檢人員的都不用理會。他的話,可能只有這句是真的。

我問:“什麼案件?”

他說:“你是不是收到過一個電話,是領事館打來的,說你有重要文件,然後說你涉及做假護照,洗黑錢的罪案?”

我馬上知道了,這個人是同一伙騙子的人。他們知道我很想破案,把錢取回,就假扮警察再來騙我。他們真是把我當傻瓜了。一個堂堂教授,被人當傻瓜玩了一遍又一遍,我覺得既羞愧又惱怒。

我問:“你先出示證件,然後和我視頻,讓我看看你的真面目,我就信你。”

他說:“上次騙子找你,你怎麼就不這麼做?”

上次我無知才受騙,現在學了功課,不會再上當了。我說:“不用多說了,我們視頻吧。我想看看你。”

他看我不合作,就嚇唬我:“你不合作,那我就掛線了。”

他們這一招“欲擒故縱,欲拒還迎”之前已經用過好幾次了,在我身上很有效。林頭欸想繼續纏住我,就說,“其實你不用管我,你把我拉黑吧。”他想我幫他,就說,“我不用你幫。”現在他們又出同一招了。如果我急於破案,就肯定會說:“對不起,我願意合作。”

但我不想再糾纏了,也不想罵他們,因為罵完了我以後還需要找他們道歉。他們可以無賴,但我不能。我很睏,想睡覺,就說:“好,你掛吧。”我不等他掛線,我就先掛了。

這幾個月來,騙子一次又一次的出招,已經把我訓練成防騙好手了。那6萬7美元,就當是學費好了。社會學的學費特別貴,一交就要你全副身家。

 

 

我的受騙故事講到這裡就完了。我究竟學了什麼功課呢?我學了一個很深刻的功課,就是,不要太相信自己的感覺,凡事都要和前輩朋友商量一下。我先被騙子用洗錢案恐嚇,後被騙子用同情心哄騙,兩次都受騙了,但只有第一次真丟了錢。主要原因就是,我在第一次是單獨的,但在第二次我問了我的朋友,他們及時幫我識破了騙局。所以,我對大家的防騙建議就是:你的感覺是靠不住的,很多事情你身邊的人看得比你更清楚,他們的判斷比你的更准確,凡事都要和朋友家人商量一下!

 

最後,我請求大家轉發這文章給你們所有的朋友, 讓他們免於受騙。騙子現在是鋪天蓋地地向在美華人撥打電話,你們的家人朋友遲早會收到他們的電話的。我們要努力保護他們!警察追捕騙子要好久的,但如果我們每人都轉發,很短時間內全美的華人都知道了,那騙子就沒法了。我們要團結一致哦!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