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市長白思豪宣布將廢除全市八所精英特殊高中的考試,連日來遭到華人強烈抗議,他們認為這對華人學生嚴重不公,並將毀掉特殊高中本身。很多人不僅積極上街發聲,捍衛特殊高中考試的合理性,同時也陷入思考,探尋問題究竟出在哪裏,並決定用選票來影響未來的政策走向。
高喊著自由派政綱、誓言要結束「紐約雙城記」的白思豪,決定廢除特殊高中考試的理由是全市中學非洲裔、拉丁裔學生佔了三分之二,但在特殊高中的比例卻只有百分之九,特殊高中不夠多元化;而非洲裔、拉丁裔學生進不了特殊高中,是因為他們在特殊高中舉辦的入學考試中處於劣勢,這些考試對他們不公平,所以要改革目前特殊高中的招生辦法。
按照他的方案,明年特殊高中入學考試,將把百分之二十的名額留給那些來自低收入家庭、考分相差不大、經過補習再被錄取的學生。同時將推動州府立法逐年取消特殊高中考試,改為按平時成績和會考成績,保送全市各個初中排名前列的學生,最後讓保送生佔特殊高中新生人數的百分之九十到九十五。
這種做法無疑會讓勤奮刻苦、考試成績優異,目前在特殊高中佔比超過一半的亞裔——其中大半是華裔學生,今後入讀這些優秀高中的人數斷崖式暴跌,所以計劃一經宣布立即引起華人譁然,並在隨後的短短幾天裏組織了多場大規模抗議示威。
個別族裔所佔的比例太少,就是缺乏多元化?就要廢除舉辦多年的考試來改變現狀?很多華人對這種公然降低標準、相當於用配額制人為照顧個別族裔的做法,覺得匪夷所思甚至荒唐可笑,有華人認為這是政客出於政治算計在打族裔牌,犧牲人口較少、在選舉中經常扮演「啞裔」的亞裔,來取悅人口眾多的非洲裔和拉丁裔。不排除有政客明知這種政策的偏頗而故意為之,但也應該看到,很多自由派政客由衷地認為這種做法就是正確的,在他們的頭腦裏,追求多元化、種族平等享有壓倒一切的地位。但是,他們的誤區就在於經常將這些目標絕對化,變成一種排他性的追求,而在推進的過程中,又經常採取違反基本常識的作法,打亂傳統,好心做壞事。他們也沒有認識到,多元化和種族平等,不是一個學校或部門各族裔的佔比必須要和人口統計數字一致,追求平等不是搞平均主義。多元化和種族平等,應該是機會的多元和平等,讓每個人都有公平的機會去競爭,是起跑線上的平等,而不是終點線上的一樣。
在關於特殊高中改革的問題上,很多華人感到空前的困惑,因為他們忽然間發現自己好像站到了「多元化」和「種族平等」的對立面,有人因此覺得華人在涉及自己利益時就放棄了原則。還有一些華人發現他們平時很喜愛的部分非洲裔、拉丁裔議員,這次站到了自己的對立面,變成了陌生人,因此產生了「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想法。
其實,不是華人對多元化和種族平等持有雙重標準,也不是那些政客在關鍵時刻背叛了華人,而是在對多元化和種族平等問題的基本理解上,很多華人的理念與那些自由派政客原來就存在著很大的差異,只是以前沒有機會被觸及,現在暴露出來了。這就是為甚麼不少華人經過這件事情的衝擊後,陷入了理性的思考,開始重新審視他們原來支持的那些議員以及他們所屬黨派的主張,一些人表示將會在未來的選舉中用選票做出新的選擇。某種程度上可以說,如果參加街頭抗爭顯示的是華人在政治上的覺醒,這種冷靜的分析和審視,顯示的則是華人在政治上的成熟。